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久别重逢正年少,眼前人是意中人(一)

久别重逢正年少,眼前人是意中人(一)

还记得16岁那年的自己在做什么吗?
是在听喜欢的歌,追爱豆的剧,还是遇见了最喜欢的人?
对于陈炳林来说,16岁这一年,命运赠予了他别样的欢喜,像是不经意间,也像是刻意的安排。

1、他只是习惯了勤俭节约
那是高二的时候,陈炳林在话剧社,社团第一次分组排剧,大家都跃跃欲试的搭伙组团,每一组都想演那些经典剧本,因此,并不能人人如愿,幸运之神并没有想往常一样照顾陈炳林,他抽到了自己最不想演的民国剧。
饶是剧本不称心如意,好强的陈炳林也愿意全力以赴。
下午放学时,他请了全组的人去吃拉面,顺便讨论一下角色问题。还没落座,组里娇气的林果撇下一句:“这里太不卫生了,我还是去吃别的吧。”头也不回的去了对面,留下了一组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身为男朋友的姜超在踟蹰了半秒后朝陈炳林抱了个拳,去哄林果了。
“重色轻友的家伙!”陈炳林啐了姜超一口,便招呼众人坐下,心里想着:不卫生?我吃了这么多年,也没被毒死。
直到众人的拉面端上了桌,林果才一脸不情愿的回来,身后跟着的姜超提着打包好的饭菜,呵呵地笑着:“一块吃,边吃边聊。”想必是觉着刚才的做法不妥,回来将功补过了。
姜超讨好的坐在陈炳林的旁边,陈炳林懒得理他,继续埋头吃东西。
拉面店的生意很好,到了饭点通常是一座难寻,拼座的人也很少客套,端了面直接坐下。
正在吃面的陈炳林听到旁边有女生小声的嘀咕:这个人好帅啊。他心里不服气:再帅能比得过我么?
却还是从氤氲的面汤热气中抬起了头,雾水朦胧之间他有些看不清对面男生的脸,只觉得那张脸很是精致,那人仿佛笑了一下,嘴角边的小梨涡让整张脸多了几分柔和。
这个来拼桌的少年也是一中的学生么?似乎……在哪里见过。
陈炳林正揣测着,就见少年拌着碗里的面,一副欲吃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放下筷子,走了出去。
“一口还没吃呢,就走了。”旁边的人诧异。
“肯定是嫌不卫生呗!”陈炳林接话。
不知是觉得浪费了遗憾,还是被这两人的矫情惹的心烦,电光火石间,他将那碗面揽到了自己面前,加了勺辣椒,毫不犹豫的吃了起来。
“我就不信了,吃碗面能吃死人!”
他依旧大口大口的吃着,丝毫没察觉到对面的少年已经回到了桌前,手里拿了罐凉茶,左顾右盼找自己的碗。
少年看了一眼对面的的姜超,后者无奈的指了指陈炳林,看好戏似的朝他努了努嘴。他似懂非懂,朝陈炳林试探的说了句:“师哥?”声音似乎有些沙哑。
陈炳林骤然停住了大快朵颐的姿势,被这无辜的眼神一看,顿时面色如火。
旁边的姜超抓准时机,刺溜一下站起来给陈炳林解围:“不好意思啊学弟,他习惯了勤俭持家,见你没吃就走了觉得太浪费,所以就……嗯嗯。”

2、学弟,你欠我一碗拉面
陈炳林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落荒而逃的了。他那句“嫌不卫生”狠狠地砸在了林果心里,无论之后姜超说了多少好话,林果还是去了隔壁的组。
然而事后陈炳林又觉得自己特别悲催:这样一来,他们的话剧没了女主。由于女主的设定实在是太过彪悍,陈炳林答应了另一个女生一堆乱七八糟无厘头的条件时,她才决定试一试。
偶尔有时候,陈炳林也会回想起那时的窘迫,自己那个好看的少年。
那少年的轮廓陌生又熟悉,像是记忆深处某片散落已久的星河,错落而精致,让人没由来的生出一股好感。
他还真像是当年现在树下对着陈炳林温柔笑着的小男孩呢。
只可惜就算他们嘴角有相似的小梨涡,笑起来眉目温和,当年那个与自己有过约定的小男孩,也早就走失在了流转的岁月里,当年匆忙连告别都来不及,或许已经把他忘得干干净净了吧。
芸芸众生,擦肩之缘,哪里还谈得上期盼重逢?
如果啊,他们是同一个人就好了。
思及此,陈炳林着实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到了,胡乱揉了一把头发,强迫自己静下来,一门心思的排练。
由于排练的教室有限,而他们的数学老师总是喜欢霸占自习课,所以等到他们排练时,校园里已经安静的不像话,学生会的纪检组也开始巡查。
陈炳林明明已经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只要自己一讲话,就会有用笔敲击教室门的尖锐声音传过来,一声一声不紧不慢,像是温柔的警告。
戏感一来,陈炳林不由自主的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正疼的龇牙咧嘴的时候,抬眼就见教室门被推开了,那日邂逅的少年一本正经的抱着本子问:“刚刚谁拍的桌子?!”
陈炳林一见是他,心虚的背过身去,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到了耳根,用胳膊肘暗戳戳的示意姜超。
少年并不理会姜超的道歉,一阵尴尬后,姜超摊手:“我这个替罪羊还是下去吧。”说话间,闪到了一群人的后面。
于是,陈炳林在推搡中逃无所逃,尴尬的转过身,冲少年僵硬的摆摆手:“学弟,好巧啊!哈哈!”
只见他一本正经的撕下一张纸塞到了陈炳林手里。陈炳林小心翼翼的展开,没见到让他提心吊胆的扣分,只有一行工工整整的字迹:学弟,你欠我一碗拉面。
“哎呦,心花怒放了?”姜超伸手打断了陈炳林发愣的眼神,声音分外来劲。
“瞎说,我连名字都不知道。”
“张贵鑫啊!”
姜超脱口而出,陈炳林投来质疑的目光,他赶忙圆场:“学生证上写着呢,还有,他是学长,高三一班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