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执手相依(二)

执手相依(二)

ohm从后山回来后,捡起了一个学期都没怎么碰过的课本,开始了熬夜苦读。

peak打趣他:“哎呦,你不是说拜了个什么逢考必过神位吗?还用这么努力?”

ohm从书堆里抬起头:“那是别人的恶作剧。”他的目光落到手机屏上,line的朋友圈提示,toey更新了,考试加油,fighting!

ohmpawat:“嘿,明天在哪里考呀?考完一块去吃饭吧?”

toeysittiwat:“有缘自会相见。”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人。”ohm心里不爽。

第二天一早,ohm在附近的几个大学里转来转去,也没找到toey。垂头丧气的回到学校,却在本校艺术系的门口,意外的发现了一天横幅,“祝高三学子艺考顺利!”

后来才得知toey原来是艺考生,他学什么?舞蹈还是绘画?怪不得浑身散发着艺术气息。

考场里,toey挥汗如雨,作文很有深度。“请以人生的意义为主题,写一篇作文”,他咬着笔杆,思索了半天也想不出人生所谓的意义。

直到,监考老师毫不留情的收走了试卷。

toey沮丧的走出考场,阳光有些刺眼,他伸手挡住了眼睛,一个高大身影施施然地飘到了他面前,ohm的眼睛弯弯的像小月亮:“呀~我们两个缘分深厚啊!”

toey的心情糟糕透了,没心情跟ohm开玩笑:“今年又考砸了,学舞蹈这么多年……”

ohm突然瞪大了眼睛:“天呐,你是学舞蹈的?渍渍渍~怪不得身材这么好。你是学现代舞还是古典舞?”

toey面无表情:“芭蕾……”

ohm一副“吃了一鲸”的表情:“你是反串么?”

“没文化真可怕!芭蕾也是有男演员好不?”toey的目光简直可以杀死他。他颓废的盘腿坐在地上,文艺气息变得有些忧伤,悲惨人生,回忆悠长——

第一次考试,他没带准考证,没能进场。

第二次考试,文化课差了一分没考上。

第三次考试,专业考试中从舞台上摔了下来。

他学习芭蕾十余载,专业可以说是一流,文化课成绩也不差,却偏偏和奥运会上频频脱靶的老将埃蒙斯一样,和考试有个不解的魔咒。

饱受打击的toey步伐沉重:“再考不上,我妈要打死我了!”

“你可以选择反抗啊。”

“反抗无效。”toey郁闷的踢起脚边的小石头。

考试还没完,ohm请他吃了午饭,等待下午的专业考试。因为舞蹈的缘故,保持身材是必须的,toey是个素食主义者。

ohm陪着他转变整个餐厅,一心觅食的toey也没找到素食套餐,愤愤地说:“真是肉食动物的天下!”

ohm随便找了个座把他按下,挥了挥手中的饭卡:“我请你!”遍一溜烟跑没了踪影,不一会端来了几样素菜放到他面前,而自己则点了小笼包,烤鸭……

ohm毫无形象的大快朵颐,全然不顾溅出来的汤汁飞到了对面男生的脸上。

“你们舞蹈系的男生也太可怜了吧,搜豆不能吃,得是错过多少人间美味!瞧这小笼包,真是鲜美无比,来来来,尝一口~”

toey望着对面的少年夹起一个小笼包凑到他嘴边,他吸吸鼻子,神色凝重:“我怕胖到无法跳舞。”

ohm的嘴里慢慢的都是肉,含糊不清的说着:“吃饱了才有力气嘛!真是想不通,放着这么美味的肉不吃,青菜萝卜多没劲!”

toey的眉毛跳动着:“我都快忘了肉味了。”

ohm依旧笑嘻嘻:“看着你,我才知道自己的人生是多么幸福!”

toey低头吃着米饭和青菜:“没考上大学还偷吃肉我妈一定饶不了我。”

ohm黯想,这一定不是亲妈。

专业课的考试在学校礼堂,toey换上了紧身的芭蕾舞服,身材好的让混进考场给监考老师端茶倒水的ohm鼻血横流。

下一个就是toey了,ohm对着他做了胜利的手势:“苏苏呐~”

有了ohm的加油,toey心里突然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勇气,几个基本动作都完成的非常漂亮。

“好!”ohm忍不住站起来。

“那位同学,请你安静!”

最后一项是自选舞蹈,toey跳的自信满满,ohm如痴如醉的抱着一根柱子看,连老师让他添水都没听见。

一曲舞闭,toey施施然地走下台,一切太过顺利,让他有种恍若梦中的飘飘然。

就在这时意外又出现了——

“刚才那个考生呢?”监考老师交头接耳。

无声无息地,toey一脚踩空。

“老师,这里!”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还好,考试结束了。尽管脚踝有些红肿,toey还是漏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ohm飞奔过去扶他坐下:“别动,等着我。”

ohm买来了药,触到toey的脚踝,男生的耳根微微发红。ohm笑的一脸的痞气:“你这个样子像是见了女妖精的唐僧,哈哈哈。”

才不是呢,toey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夕阳西下,倦鸟归巢,ohm扶着toey找到了妈妈的车,临走时ohm郑重其事的把云南白药塞进了toey手里。

坐在车上的妈妈一脸看透一切的样子:“儿子,是不是谈恋爱了?”

toey急忙掩饰:“哪有?瞎说什么。”

toey妈摇了摇头,看了看脚踝并无大碍后,才放心的开车回家。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