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迟到的告白(二)

3、
慢慢的,toey发现,他跟ohm两个人的时光渐渐变成了三人行。他回家后告诉ohm,他不喜欢Jo,以后不要带着他了,可ohm嘴上答应,下一次Jo还是像一根电线杆一样杵在他俩中间。

toey咬牙切齿的看着ohm,然而ohm只是憨笑着摸摸后脑勺,说Jo是他朋友,而他不好意西拒绝。toey这才知道,原来是Jo缠着ohm的。

toey委婉的跟Jo表示过,不要时时刻刻都黏着他和ohm。原以为Jo会翻脸,没想到他只是低着头看着他们,还眨眨眼睛冲toey笑了笑,说:“我没想到会给你们造成困扰,不好意思。”

后来toey想,也许Jo是真的没朋友,因为他还是每天都跟着他们,还时不时的跟他献殷勤。渐渐地,toey习惯了有这么一个人后,好像也没什么。

高二以后,ohm开始钻研飞行类的书籍,整天窝在图书馆,他已经想好了高考志愿要写航空航天大学,希望早点驾着直升机跟toey表白,这个秘密已经在他心里放了好多年,上次他告诉Jo的时候,Jo还问他:“你一定要在直升机上表白么?”

“是啊,这是我的秘密。”

Jo笑他死脑筋,但又鼓励他这样一定能感动toey。千万别放弃呀,ohm挠挠后脑勺,已经开始憧憬了。

ohm在图书馆里学习的时候,总是Jo陪着toey,他不知道为什么ohm突然变得很忙,甚至一连几天都见不到他。

Jo见toey闷闷不乐,便提议陪她演一场戏。

“演什么戏?”他撇了Jo一眼。

“我知道你喜欢ohm。”Jo说,“我帮你演一场戏,帮你测测他喜不喜欢你。”

toey虽然觉得那时候Jo的表情看起来贱贱的,而且不安好心,但想迫切想知道答案的内心还是让他屈服了。其实,他只是想连Jo都知道他喜欢ohm了,那个榆木脑袋竟全然不知。他一直喜欢ohm表白,可收到的一箩筐情书里也没有发现“ohm”这三个字母。

按照Jo设计好的剧本,toey在周末约了ohm,三人一行去了学校旁边的餐厅。当Jo捧出一束玫瑰花跟他表白的时候,旁边的ohm震惊的手里的筷子都掉了。

“你们!是怎么回事?!”

“傻子!看不出他在跟我表白么?!”toey要急死了。

ohm被“表白”两个字震惊,他看向Jo,一脸不解,他明明知道自己喜欢toey的,还有那个秘密,他怎么会跟自己抢toey?就算是真的表白,Jo为什么要叫上他呢?最后ohm得出的结论是:他们在开玩笑。

toey一直看着ohm,急得手心冒汗,可对方却一脸淡然的吃着东西。

最后,toey没按照Jo的“剧本”答应他的表白,而是冲到ohm面前,一把拽住他的领子。

“ohm!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ohm再次愣住,惊讶的看着toey,当时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傻傻的摇了摇头。

toey无论如何也没想到ohm会摇头,没想到在他心里竟然没有他,好像之前的一切,都变成了他的一厢情愿。
一旁的Jo显然也没想到toey会不按他的剧本走,于是三个人都傻了。

一向骄傲地toey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抓起桌上的钱包就砸向ohm,原本只是想撒气,没想到之前摔过的玻璃挂件在ohm的额角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生生的划断了他的眉尾,血瞬间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ohm的妈妈赶到诊所,碍于情面他只是简单的说了toey几句,但看得出来她脸色很不好,跟小时候toey抓破她儿子水痘时的调侃完全不同了,toey低着头不敢看她,ohm拉着她妈的手不停地说是自己的错,可是ohm妈妈爱子心切,说什么也不肯原谅toey。

最后ohm妈妈说:“小时候你去抓他的脸,长大了又划伤他的额角,他受过的伤一个巴掌就数的过来,而你就占了两次,我看你跟我们ohm八字不合,以后还是不要来往的好。”让toey知道他跟ohm没有可能了,不仅是因为他眉角的疤痕和他母亲的这番话,还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没能说出的那句“喜欢”。

年少的toey没能明白ohm深藏的用心良苦,他只知道喜欢就要说出口的。

4、
年少的回忆,像一根深埋的toey心脏的针,只要想起来就会隐隐作痛。

他跟ohm仅仅隔着一条茗花街,但是从那天晚上以后,他再也没去找过ohm,在学校碰见了也是急忙逃走,他们两家人也渐渐地疏远了。

Jo不再跟着ohm玩,但对toey还是不死心,有时候跑上去搭讪,但他一向爱憎分明,他觉得如果不是Jo那个傻逼建议,他跟ohm尽管不是恋人,但至少还能跟之前那样朝夕相处,之前不会落去现在这样的境地,因此,他一次也没有搭理过Jo。

没有人知道,其实Jo在开学典礼上一眼就喜欢上了跟ohm形影不离的toey,因此他才会把ohm拉进篮球队,一切都是为了接近toey。他策划那场表白,不过是吃定了ohm现在不会表白,趁机离间他们,这样自己才会有一丝追求toey的机会,只不过没想到toey没有按照他的剧本设定,答应他的表白,反而害得他两边都不讨好。

高考后,ohm如愿的考上了航空航天大学,toey去了M市,Jo落榜去了国外。

ohm去学校前一天有去找过toey,可他却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肯开门,一直到ohm离开后他才肯出来,在阳台上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出茗花街,走出他的世界。其实他不是不想见他,只是一看到他眉尾的疤痕,就会忍不住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以及他妈妈说的话。

toey回忆完那些年少的细枝末节后,心情有些低落,但突然收到野兽救助站打来的电话后,他又开心的忙了起来。他们说壮壮已经痊愈,可以送回野生动物园了。

两周没见,壮壮变得生龙活虎,只是驯兽师引它上车时,他却怎么也不肯,庞大的身躯在救护站四处乱撞,鼻子里发出低吼。有人提议给壮壮麻醉,但是负责壮壮的医生却说它才刚刚痊愈,用麻醉会影响他的神经。

toey过去尝试跟壮壮沟通,才发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天空看,他突然明白了原来壮壮是不想坐车,而是想像上一次那样飞行。toey告诉救护站的人,可他们都不相信,于是他决定请求直升机带壮壮飞回动物园。

当直升机在救护站外停下来的时候,壮壮果然安静了,toey请驯兽师把壮壮的四肢绑起来,这次toey可不打算给它蒙上眼睛。

就在准备起飞的时候,toey过去跟飞行员打招呼,并请他这次飞的慢一些,因为壮壮好像喜欢上了飞行。当飞行员摘下偷窥的时候,toey惊的连呼吸都要停止了,眼前的人鼻子上有一颗芝麻大的痘印,左边眉毛的眉尾出隐隐约约的有一道伤疤,他也一脸惊讶的看着toey。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