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遇见(上)

天气预报说,丽江将有一场百年难遇的大雨。

toey出门时,想带着雨衣和雨伞,却被住在隔壁的男孩一本正经的提示道:“丽江处于高原,虽然是雨季,但下雨量也大不到哪里。”

他看起来二十多岁,背着个简单的旅行包,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弯弯的,轻轻一眨就让toey忍不住红了耳根。

他把伞放回去,再出门时,那人已不见了踪影。莫名的有些怅然若失,只好背起相机走到了古城里。

toey是一名自由摄影师,最近却和签约的模特还没见面就闹了点矛盾,原因不过是对方不喜欢他这种摄影师。toey莫名被人黑了一把,心里憋着气,经过朋友的推荐,立马向公司请了假,飞来了丽江散心。


夜晚的古城早已是一篇喧嚣,四处都是酒吧里传出的慵懒的歌声。

toey一边拿着相机走走拍拍,一边欣赏着夜景,但因为方向感不好,很快便迷失在古城之中,绕了许久,也没有找到出去的路。

更惨的是,当夜竟然真的下起了大雨,早晨鬼使神差的听了男孩的话,被淋成了落汤鸡。

直到穿着积满水的鞋子好不容易找回旅馆时,已经是嘴唇发紫了。

他走进院子时,正好看到早上劝他不要带伞的男孩子,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房间里走出来。

他似乎也认出了toey,借着走廊上昏黄的灯光,toey似乎看到他脸上悄悄的泛起了红,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边擦头发边讪笑着道歉:“你也淋湿了,抱歉哈。”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toey,莫名其妙的,toey这一路上攒着的怒气就消失了不少,然后正准备开口时——

“阿嚏!”

“阿嚏!”

两声喷嚏声同时响了起来,抬目看去,对方不只是红了脸,就连鼻子和嘴唇也是红红的。

这个名为“在路上”的青旅是彝族的的特色建筑,刚巧有人从楼上往下看,年轻的小姑娘激动的和同伴说着“在雨里谈恋爱,好浪漫啊”。

八月的夜风悄然拂过,桂花香带点雨后特有的清香在鼻尖缭绕。只听“噗嗤”一声,toey率先笑出了声,他友好的伸出手:“你好,我叫toey。”

对方忙把手在衣服上擦了几下,才轻轻的握了上去:“我是ohm,很高兴认识你。”

见他们握了手,楼上传开了低低的笑声。toey面子薄,赶忙抽出了手,拿着毛巾就往浴室走。一开水龙头,差点哭了出来,丽江的旅馆使用的基本上都是太阳能热水器,进入雨季之后,热量不足,到了这个时辰,太阳能里的水早就不热了。

ohm为了表达歉意,烧了好多壶热水,送去给toey洗澡。

凌晨时分,他穿着拖鞋和ohm一起在水井边打水,青旅里响起了低低的吟唱声。

toey隐约听清楚了歌词,那人唱的似乎是:“所有的相遇,大都是久别重逢。”


因为行程相同,也是一个人出门旅行,他邀请toey和自己同行,他们打算从丽江出发到泸沽湖,再从泸沽湖转稻城入川。

去到拉市海时,阳光极好,水蓝的如同一块蓝宝石,两个人小心的上了皮筏艇,船夫划起了船,toey把手伸下去猛拍了几下,让水花溅到了ohm身上,他也不恼,只是笑着看着他。

坐在对面的姑娘嘿嘿的笑着和同伴说:“你看他好宠他啊,我也想要个这样的男朋友。”

尽管声音小,但还是被他俩听到了,toey脸一红,偷偷的看着ohm,然后ohm冲着对面姑娘弯了弯眼睛:“正追着呢,不宠不行啊。”

他的声音很清脆,明明已经二十多岁了,却还少年气息十足,阳光下,ohm脸上的水珠亮晶晶的,toey分不清他是玩笑还是真心话,只好嘻嘻一笑,拿出相机拍下了这一刻的ohm。


离开丽江的前一天,刚好是火把节的第三天,ohm爱凑热闹,拉着toey挤到了人群中。

据说,半个月前就在扎的火塔终于亮了相,立起来足足有十米高,伫立在古城外面。到傍晚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穿着彝族服装的老人举着长长的火把点燃了火塔。

然后锣鼓声响了起来,女人们穿着漂亮的服饰跳起舞,toey都觉得有趣,便也加入人群中。

细雨如丝,他穿着雨披,头上被人带上了花环,浑身都是水珠,蹦蹦跳跳的过来拉ohm,他躲闪不及,一下子就被toey拉到了人群中。

握着自己的手温热且柔软,周围极其喧哗,歌声、笑闹声不绝于耳,ohm忽然心思一动,凑到toey耳边,轻吻了他的脸颊。

那个吻十分迅速,仿佛被柔软且冰冷的雨丝掠过一般,toey却察觉到了,他回过头来,笑着问道:“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ohm一惊——他明明只在心里偷偷的说了句喜欢,并没有开口啊!

被吓到了的男孩赶紧摇了摇头,红着脸否认,他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干净帅气的模样让toey看的一愣,然后暗自奇怪道:“我怎么听到有人在说‘喜欢’……”

一直狂欢到晚上十点多,人潮才散尽,ohm举着一只火把,另一只手揽过toey的肩膀往旅馆的方向走去。

丽江海拔两千多米,离天空很近,夜雨落尽,月亮爬了出来,繁星点点。

ohm的心跳的极快,临近旅馆时,他把火把递给了toey。正欲开口时,对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toey一看来电显示,就变了脸色,他飞快的按掉电话,这才接过了火把,笑眯眯的看着ohm的眼睛问道:“怎么了?突然给我火把做什么?”

远方有温柔的歌声响了起来,这座城市向来这样缱绻多情,火光倒映在toey的瞳孔里,他有些分不清手心里到底是雨水还是汗珠,只是有些紧张的说:“t……toey你能让我把火把送给你么?”

送火把在火把节里时送幸福的意思,toey心跳的厉害,抬目朝他看去。

ohm穿着衬衣,他的身材很好,就那样长身玉立的现在那里,有些紧张的等着自己的回答。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