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我在未来等你(二)

4、
ohm每天只会在晚上出现,八点到十一点,过了时限便会消失。整个二楼只住着toey一个人,晚上通常无人来访,于是他便大着胆子在这个时间进入小屋,开启电源,既兴奋又忐忑地等着房间变得明亮,随后便会看见英俊的少年靠在窗边向自己招手。

“终于又见到你了!快说说今天学校里有什么好玩的事。”

ohm的眼睛笑得弯弯的,里面住着星星,一闪一闪的。他始终穿着那套松垮的运动服,乱糟糟的卷发使他看上去就像一条温顺的大型犬。toey嫌弃的撇撇嘴,明明长着一张那么好看的脸,真是浪费。

他曾经问过ohm,有没有个性设置这个选项,比如更换服装,更换性格之类的。ohm摇摇头,随后又饶有兴趣的问:“你可以说说看希望我穿什么样的衣服。”

toey想了想,白衬衣牛仔裤,或者长风衣铅笔裤,随性的T恤应该也不错……他直勾勾的盯着ohm看,ohm也大大咧咧的回看他,toey没由来的觉得窘迫,红着脸别过头,“现……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于是,个性定制的话题便草草结束了。

“toey,toey,你什么时候忙完啊?陪我聊聊天吧!”

“toey,toey,来一起玩游戏吧。”

“toey,你理理我嘛。”

就算话多的没一刻消停,像只哈士奇般粘人,toey却无法将他置之不理。toey嘴上说着啰嗦闭嘴你真烦,心里装着的却是满满的喜欢,哪怕冒着风险,违背承诺,也想和他在一起多呆一会。

因为ohm是他唯一的朋友。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toey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合群。

他的父母是隶属于军队的科研员,从初中起,一家三口便分居三地,终日代替父母陪伴他的,是堆积如山的科学读物,以及一台老旧的台式电脑。toey的理科天赋异禀,天才少年之名令他宛如高冷之花。和普通的小男生不同,他不喜欢一群人打打闹闹,也不喜欢去调戏漂亮的小姑娘。他在家里搭起了小小的实验室,沉浸在不断研究不断发现新知识的过程中。然而,他的智商高的望不见顶,情商却清澈的犹如一汪水。

就像对于一个“逻辑与门”来说输入是两个1,输出就是1,同样的,toey的大脑就像是缜密的机器,接收到外面的信号,给予最准确的答案。

小学时,同桌因为数学不及格而哭的梨花带雨,抱怨卷子太难,toey开口说:“不是卷子太难,是你自己能力不行。”

看到女生们围在一起夸其中一个人的新裙子漂亮,toey认真的说:“你太胖了,穿着不好看。”

甚至面对一起出去玩的邀请,听完了参与名单后,toey摇摇头:“你们的话题我都不感兴趣。”

他说的话都是实话,但听在别人耳朵里,很多时候就是一针见血的痛。他不止一次的收到过这样的回复——

“你怎么总看不起人!”

“你说话能不能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

不是的,我没有恶意。既然我说什么都不对,那就不要说话了。

他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孑然一身,形影相吊,到后来甚至不敢向陌生人问路,跟客服打电话都要结巴……

“可是你现在不是在好好的和我说话么?”听完了toey的自白后,ohm忍不住的问。

toey摇了摇头,“ohm不一样啊,你是人工智能啊。”因为是电脑一般的存在,所以toey在面对他的时候不会觉得紧张,“就算我说错了什么,你也不会疏远我,最多就是扣一些好感度罢了……但那些都是数据,可以重置的,不是么?”

ohm陷入了反常的沉默,过了很久才回答道:“你这样可不行。”

光影变化下他的身体突然变得透明,投影效果太过逼真,toey可以看清他垂下眼睑后的睫毛。“你说我是你唯一的朋友,我真的很高兴,可是你更应该走出自己的小世界,看看更广阔的天空。”

toey突然觉得鼻子发酸。这段日子以来,他们每天晚上都会见面。他不喜欢看电影电视剧,但执拗不过ohm吵着要看,于是便耐着性子陪他看完一部又一部;他不善言辞,但ohm是个话痨,有时候还会自说自话自导自演,满目笑容的强迫他当自己的观众。ohm的出现打破了toey平静的生活,将他黑白的世界染上大片大片的彩色,让人深陷其中却不禁怀疑它的真实性。

孤单寂寞也没有关系,只要有ohm在就好了。

可ohm却不这样想,他罕见的漏出了黯然的神情,“你……可别太依赖我啊。”

toey被说中了心声,脸颊发烫,“什……什么啊,别这么自己为是,我嫌你烦还差不多。”

他说罢便扭过头去不理他,ohm很快便像小狗般蹭了过来,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

“赖我啦,别不开心了,toeytoey,笑一下嘛……”

5、
原本以为可以一直将ohm以“一个秘密”的形式安置在心底,可是在不知不觉间,他却站在了他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闲散的周六晚上,toey在电脑上玩着游戏,ohm像往常一样凑在他身边放出干扰的声波:“左边左边,哎呀,你看准啊……”

他说的方向全是错的,toey心烦意乱,皱起了眉头:“你闭嘴!”

GAME OVER,始作俑者却得意的扬扬眉毛:“我实在锻炼你冷静的判断力,来打我呀!”

toey扬起拳头,ohm假装害怕的抱住脑袋,toey前倾的身体渐渐与ohm靠近。那一刻,toey突然很想知道ohm宽大的掌心是怎样的温度,也很想伸手去揉揉他乱糟糟的头发……

可是,手接触到的地方,却什么也没有。

ohm既话痨又粘人,关系亲密了之后甚至开始撒娇。有时候toey忙自己的事没空理他,他便怨念的在一旁哼哼,toey勒令他安静,他就鼓着包子脸,努力眨着眼睛,像只哈士奇般守在他身旁。

toey觉得自己病入膏肓了。他在礼品店看到各式各样的小挂件的时候,便会想“如果ohm在的话,肯定嚷嚷着要买吧”;整理柜子的时候够不到最上面一格,便会想:“如果ohm在的话,就会帮我了吧”;外出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一个能回庄园,便会想“如果ohm在的话,肯定会满院子边跑边发疯”。

如果ohm在的话……

双脚所站的地面仿佛渐渐塌陷了下去。

和ohm相识近两个月,某一天toey参加了学校科技创新社的讲座,那次的主题是VR。这是一项近年来很火的技术,利用电脑模拟出一个三维虚拟世界,用户们只要带上特制的仪器超便能身临其境般在那个世界遨游。VR不仅在游戏上成为趋势,在其他领域也逐渐被广泛应用。

台下的学生对这项技术的评价毁誉参半,有人认为虚拟的世界做的越是逼真,越是让人感到迷茫。不知道是谁突然提到了很久以前的一个恋爱养成游戏,那颇为真实的游戏体验令不少男生深陷其中,若是做成三维虚拟世界,那还了得?

“可笑,你会喜欢上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么?”有个女生不屑的反驳。

toey的手一抖,握着的笔掉到了地上,后来他们说了什么他完全不记得了,走出教室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腿像是被灌了铅。

他漫无目的的在外面逛了很久,时近傍晚,日光一点退去,街边的灯稀稀疏疏的亮了起来,toey突然看见前方有个熟悉的身影,亚麻色的卷发,人群之中,一闪而过。

再一愣神,是人流穿涌,喧嚣杂乱。

他没有看错,那个侧影是那么的熟悉……

“ohm!”

等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迈开步子追了上去,他竭尽全力用目光搜寻他的身影,眼眶酸涩,可他无暇在意。

ohm,你是存在的,你就站在我眼前啊,在小屋中的幻影才是一场梦,对不对?

下个路口的红灯生生的截住了toey的脚步,等到路灯再次亮起时,那个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一阵扬起的烟尘呛得toey喉咙发痒,他伸手捂住嘴咳嗽几声,发现自己指间冰凉,疼痛在掌心漫延。

有人的在自己面前停了下来,toey仰起头,瞳孔慢慢放大。

“你是在追我么?”高大挺拔的男生礼貌的开口,“我叫Ellen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