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我在未来等你(三)

6、
晚上回家后,toey告诉ohm,他遇到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没有意料中的“真的么真的么?他叫什么名字?跟你同校的么?什么星座的?”ohm居然破天荒的沉默了。

几天后,toey在学校餐厅里居然又遇到了Ellen,原来他们是同校的。Ellen将亚麻色卷发弄成了黑色直发,穿着颇为正式的白衬衣和牛仔裤,难怪他之前没有发现这号人物的存在。

那天在大街上他窘迫的落荒而逃,再次相遇总会有些尴尬,Ellen和他打招呼,toey点点头,本想转身匿走,但看见那张和ohm一模一样的脸,心里顿时涌上了莫名的委屈和伤感。

他们在靠窗的位置面对面坐下,toey全程沉默,有时候会悄悄通过刘海看对面男生。Ellen的吃相很斯文,他不紧不慢的总刀叉拆分着鸡腿,而toey却在脑补着ohm用手握住鸡腿,啃的油光满面的模样。

快要的分别的时候,toey脚底一滑,身子向后倒去,随后跌入一个结实的胸膛里,暖暖的温度从背后传来。
Ellen伸手扶住他的肩膀:“当心。”

toey转过头看向他,仿佛看见了ohm咧开嘴漏出一个戏谑的笑:“渍渍渍~投送怀抱~嘿嘿嘿~”

可这不是他。

后来toey和Ellen依然会在学校里碰面,保持着点头之交的关系,直到在学校的某次活动中,Ellen主动问toey要了号码。

toey告诉ohm这件事后,ohm平静的问道:“你喜欢他么?”

“你你你胡说什么呢!”

ohm摸了摸自己的脸,露出了惯有的笑:“毕竟他长得那么帅。”

“他还把卷发拉直染黑了呢。”toey怔怔的看着ohm,“我不喜欢。”

那一瞬间,他看见ohm眼瞳里闪起了光,像是烟火,稍纵即逝。ohm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模样,表情是从未有过的温柔,“toey,你要多和人接触,多交一些朋友,既然Ellen长的这么像我,你看见他就不会紧张了,以他为目标迈出第一步吧。”

toey咬住嘴唇,拼命摇头。除了ohm,他谁也不要。

“你总是说错话,那是因为经历太少,不能体会别人的心情。就像别人需要大量的建议才能解出你认为无比简单的数学题。同样的,你在人际交往当年缺乏天赋,所以要加倍努力去尝试,而不是逃避。”

toey依旧倔强的不吭声。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会消失的哦。”ohm微微蹲下身与toey平视,他笑的很好看,“和朋友在一起,肯定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到时候说给我听,好么?”

视野渐渐变得模糊,鼻子酸涩,toey伸出手去拥抱ohm,手臂划过空气,穿过他的幻影,最终却连一丝风都没有触到。

ohm的话变得更多了,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他就像个讲师一样给toey分析着人物的耐心活动。他们为什么会哭会笑,这是toey从未想过的问题,他的生活过于简单,以至于很多时候完全无法体会别人的感受。

在ohm的鼓励下,toey逐渐开始在社团活动中与不熟悉的人聊天,他小心琢磨这遣词造句,每天回去后对ohm例行汇报。ohm老师教的很成功,toey在学校开始有了关系不错的朋友,toey用心记下聊天中有趣的段子,逛过的小店,尝过的小吃,迫不及待的等到晚上和ohm一起分享。

走出了自己的小世界,他看到了阳光铺天盖地的灿烂。

7、
十二月份的时候,toey所在的科技小组正在研发一款角色扮演类的网络游戏,准备参加x市的年度专业级游戏评比大赛。初赛需要提交游戏企划案和剧本,不巧的是,写剧本的女生中途因故退出,组长见toey负责的程序部分早就完成了,便安排他根据大纲写完接下来的故事。

“toeytoey,别写了,跟我说说话嘛,你最近都不理我了。”

“toey,你看我一眼嘛!”

toey愁眉苦脸的敲着键盘码字,一旁还有个烦人的家伙在边“汪”边摇尾巴。

第五次修改被组长否决后,toey忍不住向ohm求助,ohm很快把他的剧本看完了,“你写的没用感情啊……”ohm摇摇头,“完全没感受到人物的情绪起伏。”

toey耷拉下脑袋。

“男主喜欢着女主,可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倒计时只有几天了,所以面对他的示好,只能冷漠的拒绝。”ohm又开始了他的讲课模式,“想象一下,压抑着不去开始一段没有未来的感情,是怎样的感觉?”

如果换成以前的情形,toey会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而如今他却像被闪电劈中了般面容僵硬,呆呆的看着ohm,不一会便红了眼眶。

ohm顿时手足无措:“怎么了?toey你怎么哭了?”

toey用力的吸了吸鼻子,他看着ohm因为担心而皱起的眉,看着他最喜欢的他的眼睛,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积淀已久的某种委屈就要翻山倒海般汹涌而来。

你说的这种感觉,我知道啊。

toey像是入了戏,写到深情处,还会有几滴泪落下,熬了两个通宵,到第三天晚上他依旧瞪着眼对着屏幕敲字,可怜的ohm只能躲在一旁看着他。

敲着敲着,toey突然一头栽在了键盘上,ohm震惊的大声喊他,他却一动不动。

“toey,你怎么了?脸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toey!快应我一声!”

他真想自己可以碰到他,可他只是个幻影,什么都做不了……

“toey!toey……”他的声音渐渐哽咽。

……

toey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乏力,脑袋昏昏沉沉的。二房东太太正在温柔的用毛巾擦拭着他的额头,toey困惑的眨眨眼:“我怎么在这里?”

“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生病了。”

toey隐约的想起ohm曾在自己的身旁焦急的喊道:“你记得什么朋友的电话么?房东的也行……”

一个念头浮上脑海,难道是……

“那孩子刚走,长得真帅啊。”二房东太太笑盈盈的,“他说他叫Ellen。”

就像逐渐上升的气球在空中被针扎上了小孔,toey的妄想再次落了空。

见他情况好转,二房东太太脸上露出了责备的神色,“你答应过不会进小房间的,但我今天却发现你倒在了里面。”

“对不起。”toey把脑袋垂的低低的。

“算了。”二房东太太叹了口气,“以后不要再进去了。”
“不,请你不要……”toey焦急的摇头,眼睛里泛起了泪花,“求求你,不要……”

“那里面都是很珍贵的仪器,房主说不能让人乱碰……你好好休息吧。”

二房东太太说完后便起身离开了房间,没有给toey任何商量的余地。

从那天开始,小房间的门被锁上了。

8、
再也见不到ohm了。

toey开始不敢合上眼睡觉,永不间断的梦境不依不饶的缠着他。他的梦里,满满的都是ohm。他习惯了ohm兴奋时满脸褶子的菊花笑,习惯了他在耳边喋喋不休,他习惯了被他打扰,一直到这种习惯最终被残酷的现实打磨为了期盼。如同闪着彩光的显示器突然被拔掉了电源,他盯着寂静的黑,止不住的心慌。

toey捂住了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他颤抖的弓起了身子。

“ohm,ohm……”

都是我的错,我为什么要晕倒在小房间里,就算是没有未来的感情,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多一分,多一秒也好……

几天后,脸色苍白的toey见到了前来探病的Ellen,看着那张熟悉的脸,toey终于忍不住靠在Ellen的肩膀上大声哭泣,就像是溺水的人试图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怎么了?”

toey没有回答。

他住的房子的主人是Ellen的爸爸,中科院的院士,他早就知道了。Ellen的父母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就离婚了,他跟着妈妈过,后来也没怎么见过忙碌的父亲。

得知了这些后,toey便有了猜想:ohm是Ellen的父亲以自己儿子为原型研发出来的人工智能。那Ellen就是ohm么?

他试图将自己这无望的感情转移到Ellen身上,可是除了这张脸,他们一点都不像,他还是喜欢毛绒绒的、聒噪粘人的ohm。

他并不存在,但却无人可以替代……toey绝望的想,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等他心情平复下来后,Ellen平静的开口:“你们的事我都听ohm说过了,这次你晕倒在小房间里,也是他告诉我的。”

toey惊讶的瞪起眼睛:“ohm?你怎么会知道他?”

Ellen弯起嘴角:“你看到的ohm根本不是什么人工智能,他是我的弟弟。”

9、
听完了Ellen的解释后,toey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他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的欢呼着。

ohm不是人工智能,而是远程投影,真人在美国。

他在父母离婚后跟了父亲。他父亲的研究方向是三维图像显示,儿子去了美国后便在这个小房间里装了这套装置保持联系。这些仪器将ohm的立体形象从美国那端投影到了小房间,而ohm自己佩戴上虚拟现实的装备仿佛置身于小房间里。

“他说他是人工智能,是在跟你开玩笑,没想到你居然信了。”Ellen不禁轻笑。

天呐!天呐!toey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不是妄想,也不是爱上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他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了起来,咧着嘴笑个不停。Ellen给了他ohm的电子邮箱,他写了长长的信,告诉他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自己有多么想他,告诉他这个假期他就申请去美国。漂洋过海又怎样,只要ohm存在,他就能见到他。

ohm却一直没有回复。

toey心情忐忑的等了好久,终于忍不住打了越洋电话,接听的却是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他说:“ohm住院很久了。”

挂了电话后,巨大的恐惧感如潮水般将toey淹没,他双腿无力的跌倒在地。窗外下起了大雨,闪电划过苍穹,发出低低的悲鸣,可toey觉得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听到了连Ellen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原本以为他和ohm终于要在一起了,他原本以为他终于可以握住他的手了……

10、
不知道toey能不能收到我的邮件。

在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ohm怔怔的想。他决定接受这项风险极大的手术,成功后便能如常人一般,失败后只能沦为植物人。

ohm患有一种很奇特的病,身体会长时间陷入假死状态,在国内看遍了医生也没找到解决方法,初中毕业后他便被父亲寄养在美国的医生朋友家里。

他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是清醒的,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缩减,父亲和朋友的工作都无比繁忙,他本以为自己会寂寞的在这里度过剩下的时间。直到那天他收到了远程通讯的邀请信号,然后遇见了toey。

虽然日子平淡安逸,但那真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toey性格内向,几乎没有朋友,这一直令他担心。无意间知道自己的哥哥和他在同一所学校后,ohm便主动拜托哥哥主动接近toey,毕竟自己与他远隔太平洋,他遇到困难时,自己完全帮不上忙,希望哥哥可以帮自己照顾他。

他一直隐瞒着病情,出于私心,他央求哥哥将亚麻色卷发换成黑色直发,不希望toey产生他们两个是一个人的错觉。

也许哪天他闭上眼睛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但至少他在toey心里以“ohm”的名字真时存在过。

世界太大,生命太短,他经历的十几年不过是冰山一角,沧海一粟。他还没去过他曾经提到的庄园,还没目睹他喜欢的一切,还没能回国找他,牵起他的手踏遍万水千山,看尽潮起潮落、花开花谢。

如果可以有时间,哪怕再多一分,多一秒……

可是他没有。

如果没爱过,人生将是黑白的,幸好到最后,他终于看到了七彩的风景。

11、
手术后又过去了几个月,ohm始终没有醒来。

这段日子里,toey结实了不少新朋友,他日复一日的记录下生活中的点滴小事,开心的,不开心的,等ohm醒来的时候,一定详细的,绘声绘色的说给他听。

“如果我能够再次睁开眼,我们就一同去旅行吧。”

这是ohm在邮件里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toey深深地吸了口气,他会等。等到玫瑰庄园来年的花期,等到严冬过后的春意盎然,等到迷失的风筝回归故里,等到贫瘠干枯的土地上开出一片向日葵的花海,等到某天打开房门,面容英俊的少年靠在窗边微笑着扬起手。

半年,一年,三年,五年……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掌心的微光仍在,承诺永不言迟。

我在未来等你。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