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木(二)

他突然又换了表情,五官柔和,眼神认真的样子让张贵鑫不得不承认他是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的,他靠的太近,身上好闻的味道充斥着张贵鑫的鼻腔,张贵鑫转过脸,不想和他对视,偏偏陈炳林的手穿过他的头发,扣住他的后脑勺,逼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这样的姿势总是奇怪的,他的呼吸几乎都打在张贵鑫的脸上,痒痒的。

“好,那就一年,一年后我来告诉你答案。”良久,陈炳林松开他,直起身来走了出去。

昏暗的包厢里,陈炳林那张放大的脸一直在张贵鑫眼前挥散不去。

莫名其妙的人。张贵鑫想。



再次相见,陈炳林对张贵鑫的态度还是礼貌中夹杂着一丝无赖。他每天上午准时出现在张贵鑫的工作室,一口一个“张先生”,可是张贵鑫对合作的事情,就是不松口。

张贵鑫听林谭光说过,陈炳林有一阵子消失在媒体和公众的视线,没人知道他的行踪。再次出现,邪魅的气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多了一些温和和雅痞。

尽管如此,他本人依然被无数人视为理想的结婚对象,不管女孩还是男孩都觉得陈炳林改走沉稳暖男路线后,愈发有男人魅力。

林谭光说他看过新闻,据说陈炳林最近在追一个来头不小的姑娘,再有两个月就是姑娘的生日,听说陈炳林已经提前预定了一艘豪华游轮来庆祝,而外界盛传他挖空心思要给对方一分独一无二的礼物。

张贵鑫想起来了,陈炳林这两周每天的准时报道,除了他所谓的合作,也就是让张贵鑫的工作室只出品陈氏定制的作品之外,他还拜托张贵鑫为他做一套造型别致的茶具。

他说,因为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才拜托张贵鑫亲手制作。而张贵鑫平时做的最多的,就是茶具。

也许一开始张贵鑫就想错了,他以为陈炳林一年后来找他,只不过是为了证明“你看走眼了,少爷我其实有魅力也有实力”。可是陈炳林早就忘了他当时说出的话,那次他帮他赶走无良媒体时,说的第一句话除了“张先生,好久不见”之外,第二句话就是“我在网上看到关于你的报道,觉得和我现在所做的一个项目很契合,所以过来问问你有没有合作意向”。

是他的风格,简单又直接。

陈炳林所谓的那个项目据说就是和他想要追求的姑娘一起合作的,他是她背后的支持者,而他们正缺一个可以短时间吸引眼球的话题。张贵鑫被网友追捧之后,来找他的人很多,陈炳林便是其中之一。

他坚持三顾茅庐,以为可以打动他,不,准确的说,是天天顾茅庐……

某天下了很大的雨,张贵鑫以为他不会冒雨前来,正准备进厨房准备午餐时,他听到门后的风铃叮叮当当的响。

回头一看,是浑身湿漉漉的陈炳林,他先前把张贵鑫家大门的密码骗了过去,之后每次来都是大摇大摆的。

他和张贵鑫打招呼:“不好意思,上午有个很重要的会。”口气就像晚归的丈夫在和自己的爱人报备行踪。

张贵鑫转移视线,小声道:“我又没等你……”

再从厨房出来,就看到陈炳林已经脱掉了湿漉漉的T恤,他正背对着张贵鑫用围巾擦胳膊上的雨水。

张贵鑫无语,那是他最喜欢的的一条围巾,是张父送给他的礼物。

“陈炳林,不要太过分了啊。”张贵鑫走过去试图把围巾抢过来,没想到陈炳林仗着身高的优势将手举高,张贵鑫瞪着他,“神经啊你,快点还给我。”

推搡之间,因为贴的太近,陈炳林头发上的雨水滴下来,将张贵鑫的上衣打湿了一小块,陈炳林好心的收回胳膊,低头扣住张贵鑫的后脑勺,像教育小朋友一样,柔声道:“别动,都弄湿了。”

他那个动作太熟悉,张贵鑫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陈炳林说着,还想用围巾帮他擦弄湿了的衣服,张贵鑫一惊,下意识用手一挡,偏偏陈炳林还是不放手,他挣脱不开,只能尴尬的和他贴在一起……

陈炳林这个人……简直太无聊了。



半夜张贵鑫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听到陈炳林焦急的声音。

十分钟后他出门,那辆黑色的跑车已经停在他家门口,司机是陈炳林派过来的,他礼貌的和张贵鑫道歉,说打扰他休息。

张贵鑫微微摆头,他十分不不解的是,陈炳林的母亲病了,为什么他会和他打电话,而且陈炳林在电话里说的那句“我妈病了,你快点来”,让张贵鑫听了这话也跟着着急了起来。

车子开到一半,张贵鑫忍不住问司机:“你家夫人生病,陈炳林是不是会叫很多人去看望她以示孝心啊……”他那一挥手就招来众人的本事,张贵鑫仍记忆犹新。

“陈总的确很有孝心,不过陈夫人生病时家庭私事,陈总不会叫大家去围观的……”

“……”张贵鑫想,可他连束花都没时间买……

到了医院,司机带他到五层的病房,他推开门,看见陈炳林正弯着腰帮他妈揉肩捶背。

看到张贵鑫愣在门口,他大手一挥:“过来给我妈捶捶背,换我休息一下。”

呃……所以他大半夜是被叫来给人捶背的?陈夫人嗔怪陈炳林,说怎么可以随便使唤人。

陈炳林做到旁边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理直气壮:“他愿意。”

呵呵,张贵鑫在心里干笑两声,他什么时候和陈炳林关系这么好了?在外人看来他吃定了自己的样子,但……张贵鑫心里有个声音在问:“他没说错啊,你本来就愿意对不对?你反而觉得自己被信任,所以应该还很开心吧?”

陈炳林倒是不知道张贵鑫的心理活动,他好好整以暇的欣赏他小媳妇的样子。张贵鑫偏过身子,故意不让他看到自己泛红的耳根。

陈夫人很健谈,他一个劲的夸张贵鑫手法好,还说等身体好了就约他一起喝下午茶。末了,还拍拍他的手背,说陈炳林那个孩子脾气很怪,让他不要和他计较。

安顿好了陈夫人,陈炳林送张贵鑫到医院门口。他完全没有一点想要解释为什么大半夜把张贵鑫叫来给他妈捶背的样子。

“喂。”张贵鑫叫他。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么?”

“陈先生,我说……”

陈炳林打断他:“张先生,你话真多。”陈炳林突然拉住张贵鑫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那套茶具,你愿意帮我做么?当然,钱不是问题。”

张贵鑫沉默了下,心里有些微微泛酸,但又不愿意表现出来,只好昂首挺胸,拔高了声音说了句“看我时间安排”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说罢,又阻止了陈炳林送他,他拦下一辆的士,不顾陈炳林在后面吼:“张先生,张先生,张贵鑫!”

张贵鑫气的板着一张脸,出租车司机好心安慰:“小伙子大半夜和男朋友吵什么架?”

“你从哪看出那个没礼貌的人像我男朋友?”

“从他叫你名字的样子,那三个字翻译过来就是'亲爱的'。”司机转过头看着张贵鑫,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张贵鑫低下头,把脸埋在掌心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