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我在未来等你(四) · 番外

暑假里,toey申请去了美国。

每天给ohm全身按摩后,toey总是慢慢的俯下身,在ohm的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轻声说:“我亲爱的ohm,快点醒过来吧,我想你。”

手术半年后的某一天,toey像往常一样吻了ohm后,趴在他的床边小憩,伸出手与他十指紧扣。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的照进来,撒在两个少年身上,从远处看,像一幅画,静谧而美好。

许是每天的思念太过浓烈,在toey熟睡的时候,ohm慢慢挣开了双眼,还是那个熟悉的病房,不同的是,那个给了他活下去的信念的人此刻正真真实实的握着他的手。

ohm缓慢的抬起手,抚上了toey的脸。像是心灵感应一般,toey也醒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那些因为感应到ohm动了的仪器给各个医生发出了信息,不一会儿,ohm被一大群白大褂围了起来。toey只好退到一边,在心里默默给ohm祈祷。

最后一个医生走的时候给了toey一张纸,上面写满了很多注意事项。病房里又只剩了ohm和toey,两个人四目相对,像是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toey试想过很多次,ohm醒过来他会做出怎样激动的姿势,可真到了这一天,突然又觉得什么也表达不出内心的喜悦。

良久,还是ohm先打破了沉默。

“toey,我想你,还有谢谢你。”

“我也想你。”

toey走上前,俯下身,把脸埋在他的颈窝。

真好,他的ohm回来了。


toey把那张写满了注意事项的纸贴在了病房最显眼的地方,每天按照上面的要求悉心照料ohm,有时候ohm也会说“我这都没问题了,少做几个步骤没什么大不了的”,toey便板起脸指着墙上一本正经的说“不行,要听医生的话”。

期间,ohm的爸爸来过几次,每次停留的时间都不长,说不到十几分钟的话就被电话匆匆叫走了,ohm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toey还是察觉出了他的不开心,每次ohm爸爸走了后,他都会用力的抱住ohm,声音温柔而坚定:“我还在啊,一直都在的。”

温度合适的时候,toey常常会拉着ohm去医院的小公园散步,俩人说说笑笑的闹一路,等傍晚的时候再牵手回病房。“今天怎么走的这么快,ohm要干什么?”被牵着的toey边在心里嘀咕边往前走,等他意识到ohm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撞到了ohm怀里。

ohm顺势搂住了toey的腰,在他耳边说:“我昏迷的时候常常梦到你亲我哎。”toey轻轻的笑了起来,踮起脚搂住他的脖子在嘴角留下浅浅的一吻,ohm似乎并不满足,衔起他的唇瓣,舌尖勾勒出他的唇形,再温柔的舔开他的牙关,就这么若无旁人的唇齿相依着。

等ohm再好些的时候,俩人已经在商量去哪旅行了,综合了各方面的因素,他俩最终把目的地确定在了——威尼斯。

又过了半年,ohm的最后一次体检完成,医生高兴的宣布:“ohm已经痊愈了!”摆脱了住了几年的医院,ohm开心极了。带着toey回家简单的收拾了行李后,第三天就坐上了飞往威尼斯的航班。

威尼斯位于意大利北部,全城由118个小岛组成,亦有“百岛城”之称。除了主岛外他们游览了最负盛名的彩色岛布拉诺岛和玻璃岛穆拉诺岛。

toey一踏上五彩缤纷的布拉诺岛,便被运河两侧连绵起伏如糖果屋般的场景吸引。岛民住屋有着不同的色彩,遥遥望去宛如霓虹。艳丽美景瞬间扫去了一天的疲惫。

那日骄阳似火,在绚丽背景衬托下的白衣少年比泰戈尔的诗更美。toey手里拿着单反让ohm站上横跨河道两岸的石桥,他按下快门的的刹那ohm举起手机,他们各自留在了对方的影像里。

在布拉诺岛闲逛的时候,ohm突然拉着toey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店,正在toey左顾右盼的时候,ohm拿起一个吊坠给toey带上,他眸光微动,凝望他的眼里盈满柔情。他举起手机连拍数张,才满足的夸赞道:“真好看,很适合你!”

toey笑着拉上他的手:“走,我请你吃这里最有名的墨鱼面。”

墨鱼面是用墨鱼汁和面粉制成的一种乌黑色的意大利面。鲜美浓郁无需任何配菜即是一道极品佳肴,凡是来威尼斯的人都不会错过品尝。

ohm和toey吃的嘴唇牙齿都是乌黑色的,露齿说话甚是吓人,就像是喝了一大口墨汁,他们不禁指着对方开怀大笑。

ohm举起手机拉着toey自拍,两人张牙舞爪的吐出乌黑色的舌头扮鬼脸。青春烂漫的他们比布拉诺岛的色彩更加耀眼。

饭后两人偶遇一群身披斗篷戴面具的威尼斯人在大街上狂欢,许多游客不禁到店里购买威尼斯特色面具加入其中。有热闹的地方自然少不了活力四射的ohm,他拉着toey一起挑选了面具。

形态夸张华丽的Bauta面具将toey的脸完全掩 去,他照了照镜子眼珠子一转,忽然如灵活的兔子般钻到狂欢游行的队伍中。他学着威尼斯人摆弄双手、摇摆肢体,旋转前行。

toey正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完全融入了狂欢,一名面带Larva面具的高大男生一把攥住了他的手。

他惊呼一声,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你怎么一眼就找到了我,我明明带了面具的!”

ohm牵着他的手一起摇摆,面具下的笑容肆意张扬:“一年多以来你的一举一动有哪个逃得过我的眼睛?你再变装对我也无效。”

在热烈高涨的氛围下toey的心仿佛有一股暖流经过,他们的未来注定有了彼此,能够并肩同行再也美好不过了。

去到穆拉诺岛时toey已经略显疲惫,ohm不顾他抵抗,将他背到身上。toey环住他修长的脖颈,享受着ohm的专属服务。

他背着他走街串巷,参观穆璃厂,观看玻璃师傅现场吹制玻璃制品,光顾玻璃饰品店,最后带他坐船回到了主岛。

主岛圣马可广场上成片文艺复兴时期拜占庭风格建筑,奢华大气令他们目不暇接。

ohm买了饲料,toey和他一起喂食簇拥在广场上的白鸽。它们不畏人群,憨态可掬的模样逗得他们直乐。

露天乐团正在演奏悠扬的古典乐,许是气氛太过美好,ohm蓦地拉过toey的手,热烈的阳光下,俊秀的少年眉眼如诗如画,ohm握着toey的腰将他搂进怀里,他低沉的嗓音在他toey耳畔想起:“我喜欢你,很久了。”

这一刻,周围的喧嚣似乎都化为寂静,他们的世界里只剩下彼此。

“我也是,喜欢你很久了。”toey回他。

“那……在一起了哦!”

“好!”

落日余晖下,他们坐上了刚朵拉。这是一种两头尖尖,船身细长的精致游船。英俊的船哥带他们徜徉于水城的大街小巷。穿过叹息桥时,ohm的吻落在了toey的唇上。

传说恋人乘坐刚朵拉在落日下的叹息桥上亲吻,他们的爱情就会永恒。

toey的脸上露出浅浅的梨涡,他靠在ohm胸前:“无论是澳洲与美帝的距离或日夜颠倒的时差,都不会动摇我爱你的心。”

他们的手牢牢的握在一起,许多年后他们的旅行的足迹踏遍了世界各地,但威尼斯的美仍是ohm和toey心中独一无二的风景线。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