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我比你喜欢我更喜欢你(一)

1、
晚上八点,从法院回家的途中,张贵鑫盯着手机上的短信看了一眼。

他跑龙套的电视剧《战国》即将在明天开拍,导演发消息来通知,因原定人员临时有事,男主角换成了不久前刚在国外电影节斩获了最佳男主角奖项的陈炳林。

看着手机壁纸上一张眉目英俊到令人发指的脸,张贵鑫紧握手机强行压制住自己可能会深夜扰民的尖叫声。

回家后,张贵鑫一到往常当日事当日毕的好习惯,把桌上厚厚一沓待处理的文件都推到了一边,连iPad上每日必读的文章都没有多看一眼,径直点开了一个叫“有匪君子”的关于陈炳林的影视合集视频,进行剪辑。

无论是风雅无边的古代贵公子,还是严肃正直的警察,
甚至是狼狈颓丧的落魄游子,都被陈炳林演出了不一样的神韵,能拿下八岁到八十岁全年龄段粉丝的演技,绝不是只靠一张脸。

视频翻来覆去看的太入迷的结果,就是等张贵鑫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的时候,窗外的天际已经隐隐约约泛起了鱼肚白,而距离《战国》正式启动拍摄的时间上午七点半,只剩两个小时了。

虽然只是跑龙套,但张贵鑫一贯敬业,遮了下黑眼圈后,他便火急火燎的赶往片场。到达时分明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可她万万没想到,片场已经有一大半的人基本上准备就绪了,这是他以前在别的剧组从未有过的经历。

张贵鑫下意识的望向化妆室前被众星捧月的那个男人,他个子很高,在平均身高有178的男演员中仍然是鹤立鸡群,头上带着黑色的鸭舌帽遮去半张脸,露出的下颚弧度优美,渐渐和前夜视频中风度翩翩的贵公子重合,让张贵鑫情不自禁呼吸一滞,心跳骤然加快。

见他神情恍惚,在一旁的化妆师轻轻推了他一把,张贵鑫茫然的睁大眼睛,对方一边给他上妆一边饱含同情地说:“你是第一次和陈影帝在一个组吧?陈影帝对剧组要求很高的,有时候导演都没他那么严厉,所以你看,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大家都来的早。当然,他还是对自己要求最高了。”

听到这边议论他的声音,陈炳林微微转头,已经换上一身青竹衣衫,竖好发冠的他微不可见的皱起了眉头。他出国领奖期间,国内接连爆出明星通宵泡吧出丑闻的事件,即便这与他没有切身关系,但这种给整个演员行业蒙羞的行为还是让他深恶痛绝。此刻看见有人一副彻夜未眠的样子,难免要朝这个方向想。

一旁与他关系不错的男二号见状调笑道:“别这么严肃嘛,到时候把人家给吓跑了。”

陈炳林抿了抿嘴,转开视线,另一边导演已经在喊“全场准备”,可他没想到那个男孩会那么快又闯进他的视线。

就如同张贵鑫自己也没想到,一向以好记性为豪的他,会把一句简简单单的台词说错。

开拍的第一场戏是十位门客拜于男主角春桓君门下表忠心的场景。当时他应该和另外几个龙套跪拜在陈炳林面前,齐声说出“公子,我等愿追随您左右”的时候,他突然头脑发热说成了——“公子,我愿爱您一生一世”。

全场瞬间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风声凛冽吹过。

陈炳林静静的凝视着眼前脸色红城番茄,羞愧到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地里的男孩,良久,唇角微动,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好。”


2、
但凡是个双商正常的人,都知道陈炳林这一句“好”是反话。

所以中午休息时,有不少人都用看好戏的心态看着陈炳林径直朝导演组的方向走去,剩下一部分人则是把同情的目光投给了张贵鑫。

陈炳林是拿着剧本去找导演的。他最严重的职业病就是眼里向来揉不得沙子,更何况是这么一粒连台词都记不对的沙子?因此他用最快的时间,将那粒沙子饰演的角色的戏份都看了一遍,无足轻重,形同虚设,不用想也知道十有八九是带资进组,让编剧强行给加的戏。

这一点在他提出让张贵鑫退出剧组时,导演为难地推脱中得以证明。

于是陈影帝十分财大气粗的说:“他拉来多少赞助,我可以给双倍……”

“不光是资金的问题……贵鑫他是我一个朋友的孩子,以前他表现得都不错,估计是今天身体不舒服,状态不好才……”导演企图力挽狂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陈炳林独断的说:“对于演员来说,没有什么比演好戏更重要,他既然做不到,那就不必继续留下来。”

不知何时过来的张贵鑫紧紧咬着下唇,一脸心死如灰的表情:“对不起,因为我的过失,给大家添麻烦了,如果方便的话,我马上退出剧组。”

陈炳林转过头,却瞥见他手里拿着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书很厚,上面有不少褶皱和笔记的痕迹,明显是经常翻阅。不知为何,原本郁结在心中的怒气似乎一瞬间消散了不少。他倏然开口,对着半低头的男孩说:“这本书太深奥,初学者看上去不够浅显易懂。你可以去看看《表演技巧入门》《演好戏的十二种诀窍》这两本。”

话音刚落,他便看见张贵鑫受宠若惊的抬起头,声音里有些微微结巴,却没有半分对他的怨愤:“好、好的,谢谢前辈。”随机掏出口袋中的纸和笔记下。

从陈炳林的角度望去,有一束光正打在他和他的字迹上,男孩分外认真奋笔疾书的姿态映在他的视野中,却让他心中有些疑惑:明明是精致到有些气场高冷的样子,怎么性格像一只……小绵羊?

他顿了顿,改变了之前的想法,对仍一脸羞愧的张贵鑫说:“如果你想证明,你不是只会添麻烦,就留下来把戏拍完证明给我看。”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严厉,声音却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

转身离开前,他听见了一道轻柔却坚定的声音:“好!”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张贵鑫并没有让陈炳林失望。尽管演技还是略显青涩,但态度很是认真,应付一个龙套的戏份还是犹有余力,基本达到了他的要求,和他原本想象中通宵泡吧不务正业的情形截然相反。陈炳林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看错了人。想起第一天他几乎不留情面的斥责,心上更是添了一抹歉疚。

而且每次下场前,陈炳林发现,张贵鑫都会朝自己的方向看过来,一副想要征询他意见的模样,但只要他回视过去,张贵鑫就像被他的视线灼烧了一般,霎时红了耳尖,埋头在他推荐的书里不敢抬起来。

某次陈炳林不动声色的从旁经过,低头一看,书的页脚被张贵鑫一笔一划字迹清晰的写着:陈老师推荐必读!

“陈、老、师?”陈炳林慢悠悠的读出这三个字,低音炮轰炸在张贵鑫耳侧,他一个激灵站起身,语无伦次的解释:“那个,我一直在心里把您当老师来着,一日为师终生……啊不对,我是想说我从小看您的戏长大……啊也不对……”

张贵鑫声音越来越弱,内心越发沮丧起来,却不想一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了自己面前,陈炳林目光落在那本《表演技巧入门》上,示意要看他的书。

张贵鑫赶紧递过去,接着就听见他说:“既然你这么叫我,我也不能白担你一声'老师',以后有什么不懂得,就来问我。”陈炳林说完,在书的目录上画了几个重点,又重新递了回去。

张贵鑫盯着书上力透纸背的字,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声音里带着激动的颤抖:“谢谢陈老师!”

陈炳林:“……”突然有种给小学生带上红领巾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事实证明,张贵鑫是一个很有求学精神的学生。在自己的戏份结束后,他每天还是会有一段时间待在剧组观摩,有时甚至搬着小凳子凑在摄影机边上,坐在离陈炳林最近的位置,拿着笔记本瞧一眼记一笔。等陈炳林下场,再厚着脸皮凑上前去问问题。

看着他耳尖红红的样子,陈炳林几乎要忍不住从何而来,隐隐想要揉揉他头发的冲动,却又在伸出手的那一刻,猛然惊觉这个动作的亲密意味,停顿一秒,收回了手。下一刻,张贵鑫被人叫走,去帮场务做杂工,陈炳林望着他的背影,一点点收敛心中的悸动,陷入了回忆。

在他逐渐对张贵鑫改观后,曾不小心听到导演和他的谈话。那时导演想再给他加点戏,却被他一口回绝了。

他眉眼弯弯,笑容豁达:“我只是来跑个龙套,本来给我加一个角色已经够给你们添麻烦的了,怎么能再因为我拖累剧组的进度。”

陈炳林第一次见到这种害怕加戏的龙套,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他这么努力的跑龙套难道不是想红么?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