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我比你喜欢我更喜欢你(三)

5、
陈炳林的姐姐是公司高管,走女强人路线,结婚初期和丈夫但也算相敬如宾,只是后来对方逐渐以受不了她性格强势为借口,一次次背叛,陈炳林的姐姐提出离婚,对方却不想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双方因此争执不休。

翌日当张贵鑫在陈炳林的带领下,见到他的小外甥女欢欢时,立刻明白了双方争夺抚养权的原因。

梳着双马尾齐刘海儿的小女孩睁着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蹭到张贵鑫身边,仰起头软软糯糯的对他说:“小舅妈,你终于来看欢欢了。”

怎么会有这么萌的小孩子!

至于她刚刚叫了自己什么,张贵鑫表示这……完全不重要吧。

哪怕在心里暗示自己无数遍童言无忌,张贵鑫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欢欢长的很是粉雕玉琢的可爱,欢欢的妈妈更是一个气质优雅的大美女,眉目间和陈炳林有些七分的相似。她和张贵鑫打了个招呼后,便说:“我和炳林先商量点事,烦劳张先生帮我照顾一下欢欢。”

张贵鑫和陈炳林同行,为的就是帮忙解决欢欢的抚养权问题。此刻与欢欢单独相处,当然要问一下她的意见。

“我不想爸爸妈妈分开,”欢欢小脸皱起来,眼眶立刻红了一圈,“不过我知道爸爸做错事了,老师说过我们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所以我赞同妈妈的决定,我想跟着妈妈,爸爸有别的阿姨,妈妈只有我了……”

张贵鑫扯过纸巾给欢欢擦眼泪,又变戏法般的拿出一个橘子递到她手里。小姑娘很快破涕为笑:“小舅舅说小舅妈今天会带我最喜欢的橘子来,果然没有骗我。”

第二次听到“小舅妈”这个称呼,还是与陈炳林有关,让张贵鑫不得不多想一些,以至于等出来,要带他离开时,张贵鑫还有些心神不宁。

坐在车上时,张贵鑫咬咬牙,终于还是把在心里憋了半天的问题问出了口:“陈老师,'小舅妈'是你教欢欢说的么?”

红灯要等六十秒,陈炳林缓缓停下车,转过头看向窘迫的不敢直视他的男孩,眸中已染上浅浅的笑意,他顿了顿,回答道:“是!”

得到了答案,张贵鑫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轻松下来,他小心翼翼的接着问:“陈老师,你……是在撩我么?”

空气沉默片刻,张贵鑫的心也一点点往下沉,忽然一道温热的气息靠近,他抬眸,陈炳林正半低着头,汪洋大海一样的眼睛平视着他,嘴角够起清浅的笑容:“我不懂什么是撩。”

“但我知道,我在追你。”

想要拉着你,一步步从我的生活走入我的生命。

突如其来的表白像一朵绚丽的烟花在张贵鑫脑海里炸开,曾经只是在梦境中存在的美好,如今真实的看见听到,导致他无法思索,只能模模糊糊的任他的声音灌入耳朵:“我追你,不是逼你答应,所以你不用有压力。”

直到红灯结束,车子重新发动,张贵鑫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你不用追我。”

在气氛冷下去的一秒内,张贵鑫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我比你喜欢我更喜欢你。”

像他这样别人一表白,就迫不及待答应,还反客为主的表明心迹的,应该是世间少有的吧。

可这个人,是陈炳林啊。是他喜欢了七年的陈炳林啊。

在下一个红灯时,张贵鑫额头被陈炳林烙上了一个爱惜的吻,他轻声呢喃道:“谢谢你,鑫鑫。”

与关系和称呼一同改变的,是张贵鑫披星戴月的工作方式。作为律师事务所的王牌之一,每次除了打官司跑龙套外,他都待在办公室里开启狂热的看文件模式,惹得一堆实习生人心惶惶,现如今工作狂突然按时下班事务所内简直普天同庆,甚至拉开桌下注张律师是不是交了女朋友。

对这一切,张贵鑫微笑着表示无可奉告。等到下班时间,在众人的注视下,像往常一样坐上地铁,唯一的区别,大概是每天他在半途下车,拐到地铁站周围的小巷子里,与一个身着休闲服也挡不住男神气质的人会面。
在拍完《战国》以后,陈炳林掉了一部分片约,腾出一个月的时间来帮助姐姐解决离婚问题,以及,练习怎么做好一个十佳男友。

比如此刻,陈炳林主动拎过张贵鑫手里的文件袋,然后再顺势牵住他略微冰凉的手,在自己温暖干燥的掌心里帮他捂热。

可惜张贵鑫工作狂的本性还是没有改变,只不过是把工作地点改成了陈炳林投资的私人咖啡厅里。

见张贵鑫面前摊了满满一桌婚姻法的文件,像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将两人隔开,陈炳林只能扶额叹息,被他冷落太久,陈炳林便刻意流露出一抹失落:“鑫鑫现在只想着工作,都不关心我了。”

影帝的演技自然让张贵鑫一秒上钩。看着他手足无措的要解释,又从巧舌如簧的大律师变成傻傻的大男孩,陈炳林终于掩饰不住笑意,摸了摸他的头,说:“我开玩笑的,认真工作的鑫鑫很帅。”他认真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要吻他。

这是张贵鑫擅长而精通的领域,陈炳林既然享受他在演戏时张贵鑫对他仰慕且依赖的目光,也同样希望看见他能在自己的疆域自由驰骋。

6、
在经过半个月的研究后,张贵鑫草拟了一份法律文件,并归纳了陈炳林他姐所争取抚养权的有利条件,在一顿“家庭聚餐”中给她一一解释清楚,她身边的欢欢正眨着眼睛看着张贵鑫。

确定恋爱关系虽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但再次听到欢欢萌萌哒叫他“小舅妈”时,张贵鑫还是免不了红透了一张脸。欢欢偏偏还“雪上加霜”一本正经的问:“小舅舅,小舅妈为什么脸红啊?”

陈炳林十分正人君子的回答:“因为你小舅妈还不习惯你这么叫他,你多叫几次就好了。”

小绵羊闻言难得发脾气的瞪了他一眼,捏了下他的手心,陈炳林却弯起眼睛,笑的甘之如饴。

饭后将她俩从回家后,陈炳林转向自家鼓成包子脸的男朋友,声音带笑:“生气了?”

张贵鑫别过脸去,闷声道:“没有。让欢欢也叫我小舅舅吧,毕竟我又不是女生。”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下一秒,他便被人拥入怀中,陈炳林的下巴抵着他发顶,“鑫鑫,我会害怕自己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害怕这样的我你并不喜欢。”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语气中添了一抹霸道:“可你是我在过去二十多年的时光中好不容易找到的,让我这么喜欢的人,所以我不会放手的。”

“鑫鑫,你要做好在我身边呆一辈子的准备。”

张贵鑫轻轻挣开他的怀抱,一言未发,只是踮起脚尖,在他唇角印上了一枚表达心意的吻。

黑暗中,他闭上眼睛,承接陈炳林俯身落下的炙热的吻。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