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七年后的来信(二)

[你不答应我……是因为ohm么]

不知道是不是ohm那张乌鸦嘴起了效果,那天下午toey去学校时,发现自己抽屉里竟然真的躺着一封情书,写信的人此刻正站在讲台上,被语文老师要求表演一下“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班里的同学都被逗得哈哈大笑。未料treey从讲台上下来的时候,突然冲toey眨了眨眼睛,不多一会便有一条短信传来——

“你看到我的信了没?”

toey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复,谁知这时又是一条短信跳进来,是ohm。

他说:“放学不用等我,我先送palay回家。”

toey抬头望过去,ohm也正好看着他,他心里一慌,连忙低下头,片刻又抬起来,对着他做出“好”的口型。低头时,却又见treey的短信:“你不答应我……是因为ohm么?”

藏在心里的秘密被人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他的心“咚咚咚” 跳的很快。

“……你想多了。”他否认了,可短信才编辑到一半,ohm又突然发来了一条,他手一抖,于是后面那句“我只把ohm当朋友”就毫无意外的进了ohm的收信箱。

他有些慌张的看向ohm,他既害怕ohm知道自己对他他的心意,又害怕他真以为自己对他没有丝毫非分之想,从而亦不会将他纳在考虑范围内。

可ohm得回复一直没有传过来。

他坐如针毡,好不容易等到放学,ohm突然叫住他:“快点,palay正等着我们呢。”

toey愣了愣,这才恍惚想起那是ohm发来短信是为了告诉他,因为他是ohm最好的朋友,所以palay想请他吃东西。

他有些失落的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慢吞吞的说:“不用让她破费了,我妈跟我说要我点回去。”


【他们终究还是又在一起了么】

toey:

我已经有大半个月没见到ohm了,以前他总是隔三差五的来我这里蹭饭,可最近我给他打电话,他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在约会。他说这话时,好像是为了让我相信他似的,palay的声音清晰的从听筒里传来。

他们终究还是又在一起了么?

                                                                                       ——toey

                                                                      2024年11月20日

[把你手机给我]

那天下午,toey拒绝了ohm的邀请后,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一个人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那天的天气有些阴沉,云黑压压的罩下来,两边的店里大多在放着koo的歌。

toey这才想起来,每年的11月20日西街边的广场上都会有很多人自发的为koo举办一场纪念会。toey买了两支百合,径直往西街的方向走去。

却没想到会在那里遇见treey。

他手上亦拿着几支百合,看见toey时眼睛一亮,有些揶揄的笑:“你不会是跟踪我吧?”

toey想到他那时发来的短信,有些不自在的撇开目光:“我没有。”

treey又是一笑,没有说话。

纪念会七点半才开始,treey提议说他们可以先去吃完饭再过来。toey犹豫了一下,便随他去了。谁知刚走到一家面馆门口,ohm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声音有些着急:“你在哪?”

“……西街这边的广场。”

话音刚落,ohm就挂断了电话。

“ohm?”treey一边点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嗯。”

treey说:“你想不想知道ohm到底在不在意你?”

toey狐疑的看着他。

他说:“把你手机给我。”


【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疏离起来了呢】

toey:

你现在在干嘛呢?

今天我们公司聚餐,我们经理跟我表白了。我发现现在我好像真的已经不那么奢望能够跟ohm在一起了,经理问我答不答应他时,我居然没有立刻拒绝,只是木讷的看着他说:“我要想一想。”

他于是咧开嘴笑起来,说:“我等你。”

我竟然觉得温暖。

后来我们大家一起去唱歌,我出去帮他们买饮料时猝不及防的遇见了ohm。他牵着palay的手,正低头在她耳边不知道说着什么。

palay笑的很好看。

一时间,我楞在原地,觉得自己都不能呼吸了,还是palay先看到了我。她拍了拍ohm的手背,他这才注意到了我,嘴角轻轻向上弯了一下,似是想笑,可随后又抿紧了嘴唇。我们就这样面对面站着,气氛竟然有点尴尬。

我突然觉得害怕,那一瞬间,我仿佛预见了我跟他的以后,或许就是这样相见陌路,不如不见。

我有些难过的垂着头,局促到不知道该把手放哪里,然后我听见经理在身后叫我,问我东西有没有买好。

我如获大赦般转头看向他:“还没,遇见朋友了。”

他闻言看了ohm一眼,笑着说:“你好。”

可半天都没等到回应,ohm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倏然笑起来:“你恋爱了?怎么都不告诉我?”

这么多年,他兜兜转转不知换了几站,又何曾跟我说过,那么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他呢?

我忽然有些赌气,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为什么问告诉你?”

他的笑容在脸上僵住,半晌,才点了点头:“是的,你本来就不需要告诉我。”然后拉着palay径直从我身侧走了过去。

旁边的包厢门突然被打开,里面震耳欲聋的歌声就这么传了出来,这样的情境总让人想到诸如“车水马龙”、“熙来攘往”这样热闹的词语,可我却形单影只。

真是怪呵。

我跟ohm既没有吵架,也没有戳破什么不该戳破的窗户纸,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疏离起来了呢?

                                                                                       ——toey

                                                                      2024年11月25日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