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七年后的来信(三)

[toey,你想跟他在一起?]

虽然不知道treey想玩什么把戏,但或许是因为他心里还是想知道ohm的想法的,所以只是犹豫了一下,toey便把手机递给了他。

纪念会期间,toey的手机铃声一直在响,后来他终于忍不住问treey要手机,treey却不给,还自作主张的关了机。眨着眼睛说:“你耐心一点才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而ohm找到他们的时候,纪念会已经结束了。那时toey正侧着头和treey说话,ohm远远的看着,忽然就来了气。他路过toey家门口时,发现他没有按时回家,当下便改了路线回来找他,后来给他打电话他也一直不接,ohm简直要担心死了。可他倒好,居然若无其事在这跟人约会。

ohm快步走过去抓住toey的手腕,待toey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拉到了五米开外的地方。toey皱着眉问他:“你干什么?”

可ohm就像没听到似的,依然径直往前走着。不想这时treey突然从后面冲上来,猛的将ohm的手扯开,ohm看是treey,更是怒意上涌,抬手便往他脸上挥了一拳,两人很快便扭作一团。

treey忽然说:“toey是你什么人,你这么管着他?”

ohm的动作蓦然停下来,treey又说:“你已经有palay了,凭什么还抓着toey不放,你把他当什么了?”

昏黄的路灯将两个少年的身影映的修长,toey握着花枝的手有些僵硬,他不禁将目光转向ohm,只见他垂目站着,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

他说:“toey,你想跟他在一起?”

toey似是没想到问题会突然被抛到自己身上,他愣了一下,目光一转,忽然看到ohm手上的银手镯,依稀记得前几天他在palay手腕上看到过一只一模一样的。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如同潮水漫过他的心头,鬼使神差地,他点了点头。

ohm怔了怔,半晌,突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毕竟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toey:

那天在KTV遇见之后,ohm来找我了。我们在我家楼下的公园的草坪上坐了很久,酒瓶扔的满地都是。

他说,虽然我不讲义气没有将自己恋爱的消息告诉他,但是他却不能跟我斤斤计较,毕竟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那晚的星星很少,只有零星的几颗挂在天际,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七年前的那一次,也是这样的夜晚……
哎,你是不是正在经历呢?

                                                                                       ——toey

                                                                      2024年11月27日


[我舍不得拿你去试一试]

ohm走后,toey也立刻跟treey告了别,亦步亦趋的跟在ohm身后,但他始终没有回头,只是在需要拐弯的地方,会现在那里等toey一会。

那时街道上早已恢复寂静,长长的马路上只听得到他们两人的脚步声,踢踢踏踏,像是踩在toey的心上,他万分纠结该怎么跟ohm解释他和treey不是那种关系。

ohm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凝视着他:“明天是周六,不用上课。”

toey没有跟上他的脑回路,只讷讷的点头。

他又说:“所以今晚上我们就不用睡得那么早了。”他这样说着,人已经走到了toey的前面,“跟我走。”

深夜的大巴上除了年轻的司机姑娘,就只剩他们两个人,姑娘不禁打趣,问他们是不是私奔。

ohm眨着眼睛说:“你猜对了。”

姑娘嘿嘿一笑,toey整张脸都有些泛红,心里确实前所未有的满足。

到达目的地时,已经快零点了。那个地方叫花巷,实际上却是一座小山,因为山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而得名。
因为是冬天,显得有些荒凉。toey在光秃秃的桃林里走着,瘦小的背影让后面的ohm看的有些心疼,他突然想好好抱抱他。

toey忽然转过身,对着不远处的ohm大声喊:“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你明明心里装了其他人,为什么还要这样……”toey皱起眉头,似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辞,可想了半天终究作罢,低垂着的眼睛里隐约有浅浅的泪意。

ohm遥遥看着他,有些无奈的说:“toey,你和别人不一样。”

toey回他:“每个人都不一样,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ohm忽然沉默下来,良久,才低声说:“我舍不得。”

“我舍不得拿你去试一试,我害怕一旦失败了,我就再也不能这样跟你做在一起说话了。”

风掠过树梢,空气中加了几分凉意,toey听到ohm的话,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失笑:“你不需要说这样的话来安慰我,不用如此冠冕堂皇。”toey低着头,“你不过是因为palay罢了。”

半晌,ohm说:“不是。”


【我跟我们经理订婚了】

toey:

写这封信,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想跟你说——

上个周六,我跟我们经理订婚了。

                                                                                       ——toey

                                                                      2024年12月10日

[他的想念什么时候才能抱成温暖呢?]

回到学校后,ohm和toey都没有再提那晚的事,相处起来依旧和从前一样,只是不久后ohm和palay突然分手了。toey好奇的问原因,ohm却只是把头埋进桌子的试卷里瓮声瓮气的说:“这个时候你难道不应该安慰安慰我么?”

toey愣了一下,自己听说他分手后只有满心的开心,却忘记了或许ohm心里并不那么痛快。

他吐了吐舌头,将心中那一抹失落压了下去,才笑着说:“你想让我怎么安慰你?”ohm终于抬起头,toey这才看清他眼底泛着微微的青色,大约是失眠的结果。想到他夜不能寐是因为palay,toey脸上的笑容霎时有些僵,连同声音也变得僵硬起来:“你真的很在意她?”

ohm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觉得自己伤害了一个女孩的感情。”

toey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回家时,碰巧一旁的店里正在放《陪你度过漫长岁月》。toey忽然觉得这就像他和ohm的主题曲,他们见识过彼此最光鲜与最狼狈的时刻,一路牵牵绊绊,细水长流。

马路上人潮熙攘,ohm一边细心的为toey挡住撞过来的人群,一边说:“我之前看那个电影的时候就觉得我们俩像里面的安东尼和不二,只有不二才是真正自始至终陪着安东尼的。”他有些得意的冲toey眨眨眼,“我愿意当你的不二。”

“谁稀罕!”toey撇嘴,心里却像是吃了一个口味怪异的果子,一时之间不知应该开心还是失落。

一旁的音乐声还在继续——

陪你把想念抱成温暖

陪你把彷徨写出情节来

未来多漫长再漫长还有期待

陪你一直到故事说完

……

toey在想,他的想念什么时候才能抱成温暖呢?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