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七年后的来信(四)

【对不起,以后不能继续陪你了】

亲爱的: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因为我结婚了,就在五天前,对象是我经理。

记得很久之前我跟ohm说过,我结婚时是不会请他来的。我怕我一看见他就忍不住了,就不想跟别人结婚了,就恨不得立马跟他走。

但我知道他不会带我走,哪怕是带了,他也不会跟我结婚。

可在去教堂的路上,他忽然将车子横在了我的婚车前,紧接着便从车上走下来,拍打着我的窗户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走。幸好那是天色尚早,马路上并没有很多人。

我诧异的看着他,居然有一点心动。

他拉开我的车门,也不等我回应就猛的将我从车上扯了下来,然后我们一起去了花巷。

又一次在冬天来这里,除了一小片的地方种着几棵梅树外,其他地方都是光秃秃的。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当年的那片桃林,可是桃树都被砍掉了,现在那个位置是一大片枯萎的向日葵……这种时过境迁的感觉让人唏嘘。

ohm忽然问:“你觉得幸福么?”

我一怔:“他对我挺好的。”

他说:“那就好。”

然后他突然哼起了《陪你度过漫长岁月》,他的声音很轻,好像风轻轻一吹就会散,可我的心却好像被人紧紧揪住了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他说:“我答应了palay陪她一起去国外。”他笑了笑:“对不起,以后不能继续陪你了,我们终究要去过各自的生活,终究是要改变的。”

北风将我的脸刮的生疼,我使劲点头,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环节是他跟经理设计好的,经理说那时的他简直是固执又强硬,坚持说不能那么轻易的把我交给他。

经理说起这件事时,我们刚把ohm送走,在他登机后,我看到了他早上的更新,他说:“陪你把想念抱成温暖,我也算功成身退了。”

我盯着屏幕看了半天,心里如同被人掏去了一大块,是又疼又空的难受。

亲爱的,那时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余生再也不能跟他在一起会怎么样呢?
                                                          
                                                                                       ——toey
                                             
                                                                      2024年12月25日


[你如果能找到我,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

接到toey的电话时,ohm正在姑姑家过寒假,海浪一下又一下地从脚上漫过,然后他听见toey断断续续的声音。

他心一紧:“怎么了?”

除了呼呼的风声,他并没有听到toey的回答,他又问:“你在哪里?”

toey闷闷的回答:“哈尔滨。”

ohm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记得放假前toey跟他说过,想去中国的东北体验一下哈口气都能凝成冰的冬天。

ohm当时只当他是为呈口舌之快,却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去了。

ohm到哈尔滨是已经是晚上八点,是toey去机场接的他。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耳朵、鼻子、嘴巴全部都用围巾裹得严严实实的,虽然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但ohm依旧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快步跑到ohm面前,有些得意的说:“你来的正好,今晚有冰灯会。”他不由分说的拉住ohm的手就要往外走。

两个人就像是单纯来旅游的一样,欢欢喜喜的游曳在人群中。忽然toey被一个奇形怪状的冰灯吸引,他眼巴巴的看着ohm,ohm瞪了他一眼,随即拿出钱包付了钱,不想老板将灯递给他们时却是两个。

ohm将其中一个还给老板,老板有些揶揄的说:“这本来就是一对。”

ohm微微一愣,隐约似窥探到toey一丝用意。可转头时,却发现toey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他手里不知何时被塞进了一张字条,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很多提示性的词语。

只是在最后,toey说:“你如果能找到我,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


[我不敢想象余生没有你]

toey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望着窗外车水马龙的世界,身体里像是住进了一只莽撞的小鹿,将他的心撞的七上八下。

他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决定做这件事。

毕竟如果ohm真的不来找他,那么他也实在没有办法,而且他和ohm以后都不会再回归到以前那样默契且自如的关系中了。

他紧张的心砰砰直跳,忽然一个小女孩走到他面前递给他一张字条说:“有个哥哥让我给你。”

他一愣,只见纸条上面ohm的以龙飞凤舞,他说:“toey,别闹。”

toey下意识的往外看去,只见ohm正在马路对面站着,灯火里他看不清ohm的面容,可他知道ohm一定正看着自己,而他的答案昭然若揭。toey的心猛的一酸,忽然站了起来,疾步跑到ohm面前,仰着头看着他说:“我不想跟你做什么好朋友了。”

“如果不能在一起,那我们就做陌生人吧。”

toey咬着嘴唇,表情执拗的不像话,ohm双手插在口袋里,低头注视着他:“toey,别闹了。”

toey说:“我前段时间收到了一些信,信里说的是七年后的事,我结婚了,而你也有了将要共度余生的人。”toey笑了笑,接着说:“这听起来虽然有些扯,可如果现在我们真的不愿意试一试,那总有一天会变成事实。”

“跟还没有得到过就失去相比,我更希望我们曾经是快乐过的,是为了将来能够在一起而努力过的。”

他说:“ohm,我不敢想象余生没有你。”

手里的冰灯已经开始融化,水滴滴答答落在他的鞋面,在他们身后事一溜儿五颜六色的冰灯,ohm的面庞被照的格外好看。

toey有些语无伦次,声音里有些微微的哽意,顿了顿又说:“所以,如果你始终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与其牵牵绊绊放不下,还不如早早就各自抽身离开。”

他的嘴唇轻颤着,汹涌的人潮也无法冲散他的坚持。似乎过了很久,ohm忽然握住他的手,淡淡的暖意瞬间涌遍了他的全身。

“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们就试一试吧。”ohm顿了顿,可语气里分明有了几分豁然开朗的味道,“毕竟,我也不敢想象余生没有你。”

ohm的声音清清淡淡,却显得格外温暖,梦寐以求的答案就在眼前,突如其来的惊喜让toey不知所措。

而一旁的店里在放着Eason的歌,toey凝神听着,似乎还是那句——

未来多漫长再漫长还有期待

陪你一直到故事说完

toey想,他和他的故事,或许才刚刚开始。

                                             —完—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