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竹马成双(一)


1、
张贵鑫回M市那天,竹马陈炳林去机场接他,笑的一脸桃花开:“呦,出去两年,就是不一样啊,站在我身边和非主流一样。”

张贵鑫看陈炳林一身西装革履,皮笑肉不笑:“两年不见,你还是和过去一样,喜欢睁眼说瞎话。”

陈炳林哈哈一笑,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箱:“走吧小少爷,小的送你回家。”

那天陈炳林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衣黑裤子,一双大长腿儿轻易便让人联想起韩剧中的长腿欧巴,拉着他的行李箱走在前面,还是想过去一样轻易就能招惹女生频频回头。

张贵鑫跟在他身后,只觉得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回家的路上,张贵鑫睡着了,等他醒来,发现周围不是熟悉的繁华大都市,而是空旷的山中平地。老家地处城郊,有些偏远,却难得空气清新,光照充足,张贵鑫没事就喜欢往老家跑,市里的房子倒是住的很少。这次回来,本来想去城里凑合几天,没想到陈炳林直接把他送回了老家。

张贵鑫把包随手放在了客厅,见陈炳林提了几袋食物进了厨房,他便跟了进去,“你什么时候买的?”

陈炳林对他微微一笑:“路上,你睡得口水直流的时候,我去超市买的。”

张贵鑫翻了个白眼,又美滋滋的扑上去:“男神你好帅哦,今天的晚膳就交给你了,我先去洗个澡。”

陈炳林一身鸡皮疙瘩,黑着脸看他打开行李箱开始翻衣服直奔卫生间,他瞥一眼那开着的箱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堆着被他弄乱的衣服,贴身的内裤也光明正大的暴露着。陈炳林的脸色瞬间更加黑了:“张贵鑫,你能不能整洁一点!”

回应他的是一声巨大的关门声,继而是哗啦啦的水流声。

陈炳林:“……”愤怒的提刀刮鱼鳞。

竹马什么的最讨厌了!郁卒的陈炳林对着鱼狠狠地下去了一刀。

2、
张贵鑫是推掉国外的offer回来的,准备和陈炳林一起创业,他学的服装设计,陈炳林学的商业,且专注品牌推广这方面八百年。当年陈家有些变故,陈父想让他休学,但陈炳林好不容易有了逃离学校的机会,便直接将休学办成了退学。他比张贵鑫早两年回来,已经在家里的公司练手练了两年,陈父本有意将公司交给他,谁知他跑路了。

张贵鑫这边,几个相约一起创业的小伙伴凑在一起打趣陈炳林。

叶幸运:“你这么跑了,万一被你爸抓回去,腿得打断吧?”

另一个替陈炳林回:“腿打断了还能接回去,人没了去哪找?”说完对陈炳林破有深意的一笑,陈炳林做泪流满面状,这是他的一块心病啊。

陈炳林和张贵鑫太熟了,小时候还光着身体一起洗过澡,连对方身上有几颗痣都知道,感情尚未进入懵懂期就先七年之痒了,这故事还有什么奔头啊?如果他的感情是一本书,作者肯定又造孽的在为难自己了。

陈炳林苦逼的在心里拔着头发,但张贵鑫浑然不知,调整好了状态便开始开会。

工作室取名叫OhmToey,准备做成品牌,因几个伙伴家里都有些力量,厚着脸皮回家拉扯拉扯关系,资金啊人脉啊推广啊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定了两个主题,一个服饰,一个珠宝,都分为精品款和大众款,精品款做精做贵,大众款走亲民路线,其中还要细分,各人领自己的便当开吃就OK。

张贵鑫自然做自己的本职工作,虽然他每天都把自己弄得很帅,但陈炳林知道他其实是个慕古风的人。陈炳林翻遍了脑海中所有存储着的词语,只能用“独树一帜”来形容他的小竹马。

他喜欢这个东西,纵然所有人都告诉他,别把爱好做成工作,你会厌倦,但他一点也听不见,就在这条路上马不停蹄,勇往直前了。

工作室租下来后,大家都分了各自的工作室,张贵鑫是个实干派,联系了人便开始发展壮大自己。

陈炳林提着早餐走进来,敲一下正趴在桌子上睡的张贵鑫的额头:“昨晚又熬夜了?”

他把滑下一边的外套从胳膊肘那拉起来,揉揉眼睛:“月底不是蹭你家设计师的服装展么,人家友情赞助,让我压轴出场,怎么着我都要拿点见的人的东西出手吧?弄套睡衣上去就丢人了,以后再也不用混了。”

陈炳林看他狼吞虎咽的吃包子,给他磕了个蛋递过去:“你准备把汉服元素融入现代服饰里去?”他随手拿过他的草稿看,“前段时间不是准备了十来套么?不会临头又觉得不满意了吧?”

抬头一看张贵鑫,对方点点头,陈炳林嘴角抽搐:“任性boy。”

这是他的老毛病,准备工作一定要做足,一件衣服以实物出现前,他的草稿肯定有一堆,还喜欢发散延伸,搞一堆别的自娱自乐的草稿,经常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
但现在想想,过去的累积都不是白费的,只要技术纯熟了,厚积薄发起来也很惊人。

陈炳林的眼光一直算高,但总他的眼光看,手上这几个作品都不算差了,不至于拿不出手,但他家公司那位首席设计师——叶昭是个吹毛求疵的家伙。

3、
陈炳林回国之前,一直是张贵鑫的专属男模,从最初的四不像到最后的有模有样,张贵鑫的设计几乎是陈炳林一路看着成长起来的,那份同甘共苦的喜悦,陈炳林回国之后还时不时拿出来咀嚼。

自打陈炳林回国之后,张贵鑫就过上了没有男模的苦逼日子,他找了几次“野模”,刚开始正常,后来被人家勾搭了几次之后,再不肯去外面找了,打电话回去让陈炳林给他寄了个和他等高的模型。

遇到叶昭,就是在收到模型后不久,那时张贵鑫不知道他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服装设计师。他来张贵鑫的学校做学术交流,当时张贵鑫正在学校瞎晃,因为“职业病”,总是对别人的身材进行评估,一看到叶昭,张贵鑫惊为天人。当即上前拦住人家:“先生,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身体?”说完,他又摆摆手,“哦,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时,叶昭身边助理的表情几乎是如梦似幻的,摸出手机就要打报警电话,叶昭含笑阻止了助理的暴走,说:“我很适合你设计的那套衣服?”

某些疯魔的设计师,偶尔神经会和别人的星球对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叶昭深有体会,因此知道张贵鑫近乎调戏的话语背后并无恶意。

在叶昭做学术交流的那段时间,张贵鑫经常找他取经,让伟大的革命导师换换衣服。

“哎,说起来他也算我师傅呢。你知道么,他身材好棒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陈炳林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他不屑的冷哼一声:“所以我寄过去的模型你是一眼都没看么?”

难道他的苦心都白费了么?他不服气:“你说,你是不是把'我'扔了?!”

张贵鑫想起“陈炳林二号”,瞥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眼神很不善的陈炳林:“那倒没有,你放心,我一直把它放家里,我还拿条浴巾把它裹起来了呢。”

张贵鑫笑的一件纯洁:“身为一个设计师,必须练出一双'过尽千帆皆不是'的眼,咱们面对美男那是必须要把持的住啊!你知道的。”

“你这个不开窍的笨蛋!”陈炳林摔桌而去。

张贵鑫伸手:“喂,你不好好说话就算了,为什么骂我……”

但是办公室的门被人恶狠狠的关上了,张贵鑫按了下圆珠笔,滴咚声中,他扬起嘴角笑了下。

如果陈炳林走的没有那么快,他一定会发现,这种笑,只出现在张贵鑫故意气他的时候。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