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竹马成双(二)


4、
月底叶昭的服装展如期举办,最后友情推荐了另一个新人设计师的服装,一套汉服田园风,一套汉服和哥特风的混搭,最后是纯古风的红衣女王。

服装展之后,张贵鑫在休息室里见到了叶昭,叶昭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和善的说:“这次反响不错,刚刚不少人问你的作品,我给了他们OhmToey工作室的联系方式,不知道这样是否合适。”

有些设计师并不想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不过工作室正在推广上升的阶段,他虽然追求个人名利,但集体荣誉更重要。叶昭毕竟是圈中执牛耳的人,不得不说,各方面事情都处理的恰到好处。

张贵鑫对他简直是无比感激:“下次请你吃饭。”

叶昭笑道:“如果陈炳林放心的话。”

其实叶昭的服装展,他也给陈炳林发了邀请函,但陈炳林没有去,张贵鑫坐在台下欣赏模特走秀时,还四处看了看,他知道陈炳林和叶昭的交情还不错,但陈炳林却没有来。

张贵鑫出来时,陈炳林正在撕邀请函,张贵鑫默默扣好安全带,对陈炳林露出友善的笑容:“走吧,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那天,送张贵鑫回去的路上,陈炳林一直阴阳怪气的,不论张贵鑫说什么,他的回答都酸溜溜的,充满了怨气,仿佛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张贵鑫装傻充楞,将纯洁无知的属性发挥到极致,无话可说。

这一沉默,陈炳林就频繁的看后视镜,就希望张贵鑫来问他一句“你怎么了”,但张贵鑫已经对他视而不见。

陈炳林将他送到家,下车前,张贵鑫若无其事的问他:“你饿么?”

他已经气饱了!陈炳林翻了个大白眼:“不饿!”

“哦,那你走吧,再见。”某人飞一样的下车,飞快的关门,飞奔而去。

没一会儿,陈炳林就收到他的短信:“老陈啊,你要是资金周转不开你就直说,你在别人面前要脸要面子就OK了,咱俩谁跟谁啊,缺多少你吱一声,我肯定挺你啊。”

陈炳林坐在车里,深呼吸!再深呼吸!老陈!老陈啊!他今年才26啊!就成了老陈!陈炳林忍不住摇下窗户对着五楼的方向吼:“张贵鑫!你笨到家了!”他生气和资金短缺有什么关系啊!

陈炳林狠狠踩下油门,飙车而去:“我在吃醋啊!你懂不懂啊!”

懂!怎么不懂呢!他就是装作不懂嘛,大家和他不都是这么希望的么?哼,总当他什么也看不出来,咱就让你们知道聪明人大智若愚起来也是很害怕的。

张贵鑫心情很好的吃着外卖小哥送来的烤串,撩拨小竹马什么的,好开心哦。就喜欢体验大家把我当笨蛋却不知道我把别人当笨蛋的反差感了。

5、
张贵鑫一直在网上找人聊天,询问陈炳林生气的内情,但是大家和约好了似的,回复他的只有哎唉呀啊呀呦这类的语气词……

张贵鑫:“你们好奇怪啊,为什么一下子大家都不会说人话了?”

他每天都和小伙伴们斗智斗勇但深夜。比如:“因为放心不下陈炳林,又不好当面问他是不是缺钱,那他到底是缺不缺钱啊?”

“陈炳林是我的竹马啊,是我此生除了父母之外最亲近的人了,要真的因为钱的事发愁……那也太傻了!”

“朋友放着是干嘛的?不就是这个时候用来两肋插刀的么?”

这些话都被人原封不动的报告给陈炳林,陈炳林每天都很郁闷,他无法理解啊,一个拥有宏伟梦想的,在设计行业风格近乎手起刀落,果决非常的人,为什么在爱情上这么迟钝!他好生气啊,如果是别人,他肯定觉得那人是在装,但张贵鑫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

这世上真的有人别的都擅长,一遇到感情智商就不够用。

那天晚上,陈炳林终于收到了张贵鑫爆发式的消息轰炸——

“钱是个好东西,但没必要为了钱弄得心情不好。”

“你家公司是不是又遇到什么危机了?”

“你是不是拿不出筹备工作室的钱了?”
……
一直装死的陈炳林忍不可忍,被他“轰炸”了出来:“对!我就是缺情!怎么样!”

说完,陈炳林就炯炯有神的看着屏幕,脸莫名其妙的红了,放在键盘上的手几乎是颤抖的,终于说出来了,终于说出来了,他会是个什么反应呢?尴尬?装死?还是和他一拍即合?

陈炳林心里千回百转着各种心思,但他却又一次被现实狠狠地打击了:“我就知道你缺钱!我这些年存了不少,你家公司要是破产了,你放心的去还债,吃饭穿衣的问题我都会给你解决的!嗯,你早点睡吧!明天起来好好工作赚钱!我会支持你的!”

陈炳林冷冷的看了一眼聊天框里留着的“我缺情”几个字,默默地下了线。

张贵鑫……是觉得他打错字了么?

陈炳林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结束聊天后,张贵鑫给叶昭打了个电话,让叶昭帮他介绍活儿:“不署名也可以的。”

电话那边,叶昭错愣,问及原因时,张贵鑫支支吾吾,在叶昭再三保证不说出去后,他才叹了口气:“叶大哥,陈家是不是要破产了?你是不是也要失业了?”

叶昭:“……你放心,我会给你留意一下,如果有的话,我再联系你。”

叶昭果断的挂了电话,小孩子谈恋爱好烦哦,为什么要编出家里公司要破产的这种谎话呢?大人们都不知道怎么帮着圆谎了。叶昭点开聊天软件,拉出陈炳林的聊天框:“你爸要是知道你在外面乱说家里要破产了,你的腿真的不要想着要了。”

陈炳林:“……”啊!张贵鑫!你还可以更蠢一点么?陈炳林去拿了瓶红酒,准备放啤酒喝,闷了小半瓶后,给张贵鑫发了条短信:“你瞎啊!”

宿醉的陈炳林决定再第二天就要破釜沉舟,将自己的心意明明白白的给陈炳林看。对,这样他就不用怀疑他打错字了。

但是宿醉的陈炳林还没有睡醒,他家的大门就被人给撞了,陈总裁手持木棍,两个保镖一左一右将把他从床上架起来,陈炳林吓得瞌睡虫都跑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爹:“爸!爸!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为什么打我啊!”

他提起棍子就落在陈炳林的屁股上:“臭小子,让你再编公司倒闭了!”

那根十几年没有再出现在他面前的、专门用来打他的棍子,终于又落在了他的屁股上。

被打完后,陈炳林捂着屁股躺在床上,狠狠地锤着床:“张贵鑫!你这个小祸害!”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