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竹马成双(三)


6、
竹马这种生物,如果不发展成男朋友,总会成为对方感情生活中的雷区,张贵鑫不是没谈过恋爱,高中到大学,不多不少,两段感情,每段恋爱走到最后都是因为陈炳林而分手。

倒不是陈炳林使坏,张贵鑫谈恋爱的时候,他是很克制的少和张贵鑫来往的,但他们感情多少年了?即便是少见面,也不是不见面,默契摆在那里,一到遇上,就像两块磁铁,自成一个磁场,别人根本无法插足。

张贵鑫的两段感情,对方都要求他不要和陈炳林来往,张贵鑫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谈恋爱,选择了陈炳林。用他的话说就是:“男女朋友就像衣服,竹马像手足,衣服坏了可以换,但手脚断了,那就是残废了,遇到天灾人祸只能等死。”

别人的朋友怎么样他不知道,但他和陈炳林从小玩到大的交情,怎么可能为了一刚认识不久、纯粹因为荷尔蒙分泌过度引发心跳加的人绝交?

于是忍痛割爱,老死不相往来,开始自然痛心,觉得这辈子都不要去爱了,但后来……还是活蹦乱跳的!没有人比陈炳林重要,和他相处不来的另一半不要就不要了,可惜什么呢?

张贵鑫现在病房门口,看着趴在病床上的陈炳林,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好像玩过头了,进去道个歉吧?他回头看一眼叶昭,叶昭意会:“我进去把水果放好就走。”

张贵鑫之前找叶昭介绍工作,没想到叶昭动作那么快,不仅介绍了,还给介绍了个不小的——带他出国巡回比赛。早上他出门时便遇上了来找他细说的叶昭,两人先约了来医院看陈炳林。

两人走进去时,陈炳林是趴着的,他抬头一看,注意力瞬间被张贵鑫吸引了过去,连叶昭进来都没注意到。

陈炳林侧着躺在病床上,拉了拉张贵鑫的手:“我昨晚上没有打错别字,我缺情,不缺钱,我需要你支援我的不是钱,是情。还记得我们的“陈炳林二号”么?”

张贵鑫当时脑子的CPU是不太好的,他下意识的想起了围着一天浴巾的“陈炳林二号”,然后直接带入了陈炳林,耳尖泛红。

陈炳林一看他的表情,心知有戏,奋起直追:“你觉得正常的竹马关系里,有哪个男人会把自己的身体模型送给另一个男人的!你为了我放弃了两次恋爱,不也是因为你心里想的人其实根本就是……”

陈炳林话没说完,张贵鑫就捂住了他的嘴,生生截断了他后面的话。

在一声低咳中,他一脸迷茫的看向站在床边的叶昭:“你怎么在这里?”

叶昭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尴尬的呵呵笑了一声:“我送贵鑫过来的。”又忍不住笑着说:“你还送过真人模型给他啊?”

陈炳林的表情千变万化,啊!他为什么没有发现病房里还有个电灯泡啊!这下好了!张贵鑫肯定害羞了!陈炳林手指对着门口一戳:“你走!”

无耻的电灯泡!

陈炳林没有打通张贵鑫的电话,问过工作室的朋友后,他们也都说他没有去上班,对于一个工作狂,这简直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奇事,但谈恋爱和快谈恋爱的人都不太正常,小伙伴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没人知道陈炳林正在病床上心急如焚的刷着社交软件,张贵鑫总不能因为害羞跑去跳江了吧?

那天晚上,张贵鑫的手机还是关机,但是朋友圈终于多了条动态,照片是自家客厅,一堆的酒瓶子,附带那天晚上醉酒后的感言,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事可以相信的?

底下一长条的留言:陈炳林终于表白了?喜大普奔!撒花!

陈炳林捂着脸窝在病床上,这是个什么意思?

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呢?他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还借酒消愁了,难道压根不喜欢他?对他只是兄弟情?

翻来覆去到半夜,陈炳林终于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好烦!不想谈恋爱了!他的智商快变成负的了!

7、
OhmToey工作室最近气氛很怪。

服装设计部的办公室里,总有一扇门是反锁着,而门口总立着一个背情诗的二傻子。

陈炳林也很无奈,自从表白过后,张贵鑫对他的表情就变成了千篇一律的面无表情,陈炳林试过了许多讨好的方法,最后还是决定少些套路,多点真诚。

他开始投其所好,读《诗经》《唐诗》《宋词》,常有来工作室的客户路过时驻足停留一会儿,正儿八经的夸他有文化,陈炳林知道这些人只是来看好戏的,但他无所谓。

无心插柳的,OhmToey工作室却因为这件事迅速走红。

陈炳林开心也不开心,他当然希望工作室做的成功,却更希望感情能成功,毕竟是放在心里这么多年的男孩,好不容易迈出这一步,铩羽而归的话,会让他后悔病房中的那次表白。

工作室成立的第三个月,原本大家约好了要开庆祝会。那天陈炳林站在张贵鑫的办公室门口:“贵鑫,你今天会来吧?”

里面传来张贵鑫闷闷的声音:“会。”

陈炳林说:“如果我的表白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我们可以当朋友,当亲人,你知道我很在意你。”

很在意你,所以过去不敢说,就担心有这种结局,还不如什么都没说过时,我们相亲相爱,比谁都亲近。

门外的脚步声远去了,张贵鑫放下笔,对着门口的方向若有所思。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