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竹马成双(四)


8、
时间一晃两个月,真的是过得太快,两个月前,张贵鑫和叶昭约好了一起去参加国外比赛,叶昭的实力和名气都是摆在那里的,带他去确实是临时决定的,有点蹭人气的感觉。但不管什么感觉,要做自然要做到最好,不然丢人丢到国外去了。他不能辜负叶昭的提携之恩呐。

所以这两个月他一直在准备怎么一鸣惊人。

叶昭走的是现代路线,民族浪漫风情,但还是少了点厚重感,这是他缺的。

所以说,带张贵鑫去时临时起意,却也是有考虑过的,他专攻的方向就已经是个很先声夺人的大优势,这一点足已盖过他尚显稚嫩的技巧,且,他的作品并没有差到哪去。

张贵鑫一下子将头砸到设计稿上:“所以这些设计出来的东西到底能不能看啊……”

大方向没错,但他!需要意见!

张贵鑫拿起设计稿,刷一下打开门,对失魂落魄、觉得自己心已经碎成片状的陈炳林飞奔而去:“炳炳,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不不!你先看一下我的稿子!夸一夸我之后我再和你说!”

是的,张大师又来找存在感了!

陈炳林就这么被顺毛了,还帮着张贵鑫一起给他的设计稿出谋划策。然后他说:“我带你去逛几家店吧。”

旗袍店里,一姑娘张开手站着,老板娘拿着软尺量她的三围,时不时和她说几句话。装潢古典的店里,留声机里放着老歌,一时让张贵鑫有种身处上个世纪的错觉。

在旗袍店的时候,老板娘的一些话一直在刷新着他的一些观点。老板娘把那姑娘的喜好问的清清楚楚,细到袖口要不要绣花,滚边用什么颜色,盘扣喜欢哪一款,什么颜色适合她的皮肤……

最后,老板娘对姑娘说:“要一段时间的,做好了我给你打电话。”

走出旗袍店,陈炳林问他:“有帮到你么?”

张贵鑫点点头,忽然伸出手抱了他一下:“帮了好多好多。”

这几天,他和张贵鑫有过了不少手工裁缝店,张贵鑫也一直在想为什么旗袍会一度成为老外眼中的中国国服?旗袍是时代发展下来的、中国服装史中非常独特的一笔,它不仅仅只是衣服,还代表着一个时代,代表着历史和文化。

张贵鑫和叶昭走的那天,工作室的人集体去送行——其实是去看戏。

陈炳林拉着张贵鑫的行李箱,看一眼现在旁边风度翩翩的叶昭,笑眯眯的对张贵鑫说:“等你衣锦还乡了,我给你开大宴。”

张贵鑫乐颠颠满怀梦想的去了,叶昭跟在他身后,被陈炳林拉住了:“你千万、千万,不!用!好好照顾他!”

叶昭甩开陈炳林的手,丢在一旁,“不要碰我,白痴会传染的。”

陈炳林眼中的战欲一下子又被点燃了,哼!叶昭这就是嫉妒。

张贵鑫一走月余,和叶昭走了好几个国家,因为时差的原因,绝大多数时候陈炳林都是半夜在看他的直播,有时候是影像资料,有时候是几句话,但他一直走的挺稳,国外的反响也一直不错。但比起叶昭来,自然还是有些差距的,但对于新人来说,已经十分可圈可点。

最后一场下来,张贵鑫已经快要散架,和陈炳林打电话时,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陈炳林给叶昭打电话问行程,叶昭说:“这几天还会有一下采访,不过不会停留太久,后续的收尾也一样重要,你懂的。”

陈炳林说:“谢谢你。”

叶昭愣了一下,与他心知肚明:“其实你的功劳更大。”

陈炳林没有和张贵鑫说,其实叶昭去他的大学并不是偶然,而是陈炳林拜托的,最初,叶昭不过是看在朋友的面上过去,并为想过要指点他多少,至少没想过后来,他几乎是手把手带张贵鑫走上了这条路,没有师徒的名义,但他确实是张贵鑫的师傅。

采访的时候记者问张贵鑫:“我们听到一个传闻,说是张先生来参赛之前,带来的并不是成衣,都是临时赶制出来的,这个传闻属实么?”

人人都以为他会否认,这似乎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张贵鑫却点了点头:“没有错。”

记者愣了下:“为什么?”

“中国有首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汉服与当代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衣服不一样,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在见到模特之前,我并不知道什么才是最合适她们的……”

它不是千篇一律的模型,他能选择衣服的材料、花色,却不能决定穿它的人的三围、体型,它是因人而异的,该以最适合穿它之人的模样出现,每一件汉服都是独一无二的定制。

记者会之后,回酒店的路上,张贵鑫想起老板娘对那姑娘说的话:“要一段时间才能做好哦。”

因为用心,所以费时。

他终于明白了他喜欢的东西背后的真正含义,它是文化、是历史,却也是饱含着深深的感情,一针一线,缝出来的都是爱。

锦衣成时,谁知针线密?

9、
张贵鑫和叶昭打了招呼,提前回国,行程瞒了下来,对内对外都没有说破,只有一个人知道——叶幸运,OhmToey工作室的珠宝设计师,专攻戒指这一块。

叶幸运家里,张贵鑫偷偷摸摸的敲门,门才刚刚打开,他就迫不及待的挤了进去:“好了没?”

叶幸运点头,手一比:“这边来。”

首饰盒中放着一对银白的戒指,是日月环绕的款式,张贵鑫拿起属于自己的那个戴在了手上,尺寸刚好,他非常满意的说:“谢谢你啊,幸运。”

他摘下戒指重新放进盒子里,这款戒指,是那两个月中,他在工作室里和带到国外参赛的作品一起设计的。

张贵鑫站在陈炳林家门口,笑容满面。

今天,就跟他求婚吧!

那一天,陈炳林穷尽一生都无法忘记,他准备的盛大的庆功宴在明天,他明明要明天才能回来,却像从天而降的小鸟,在他打开门后,扑入了他的怀里。

喧闹是别人的,成功时固然可以普天同庆,分明都是场面上的事。幸福只是你我的,舍不得与世人同享,害怕被分去了一分,就少了一分。

今晚,只想和他在一起。

“陈炳林,你愿意和我结婚么?”

头脑发热的陈炳林只听到了“结婚”俩字,忙不迭点头:“愿意!愿意!”

他们的感情,这样用心,经岁月打磨,时光酝酿,终成心中所愿的那般,日月同在,锦衣誓言,端庄厚重。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