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船夫先生和客人先生(二)


3、
ohm,他叫ohm啊,拿下全市一等军功的警官也叫ohm啊,有没有可能就是那个他崇拜的学长?可惜客人先生已经走了,就算是的,也见不到了,toey有些黯然的想。

正要转身回去,他发现一张小小的便签放在他船舱门口——弄坏你的船了,很抱歉。便签下面是一张支票,看到数额的toey吓了一跳,这都抵得上一条船了。

toey有了个新的认识,他的客人先生还是个大财主。

原处有不知名的网友拍到这一幕,刷刷刷传到网上,配上文字——淇河上的千年一遇,谁踏着雾水来见你,谁低头凝视着你,而你又痴等了哪个白衣白衣少年郎?

第一张图片上是toey正仰着头说话,素色的长衫如同清澈的湖水一般,清冷沁凉,而客人先生垂首听着,水滴从发梢落下,白衬衫沾水之后贴在身上,可他毫不在意,只是看着对面男孩的脸颊。第二张ohm消失了,toey拿个杯子,站在船头四处张望,那原本泛着喜悦的眼睛里全是失落。

等toey晚上看到时,已经有了十几万的转发量,热心网友说完帮他找回他的客人先生。

他有些哭笑不得,天知道,早上根本没有旖旎的深爱和长情,有的只是一场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警匪大战。

4、
toey再见到ohm是在一家商场里。

ohm从玻璃窗外走过,当时正拿着衬衣考虑要不要买的toey连忙就追了出去,他在后面喊:“客人先生!客人先生!”有不少行人侧目,toey反应过来,他竟然把自己在心里的称呼叫了出来。

前面的人停下脚步来,ohm没说话,倒是在船上他抓住的那个小警察先和他打了招呼,他有些惊讶:“原来是你啊,那个船夫先生,我们队长正找你呢。”

“客人先生”和“船夫先生”,这下更多的行人侧目了。

客人先生的脸也更加不好看了。

要不要问一下客人先生的姓名呢?toey有些犹豫,心里潜伏着的英雄情结挠的他心痒痒。

“我叫ohm。”他抿嘴,顺便给了那个乱说话的小警察一个眼神,小警察讪讪的闭了嘴。

ohm!果然!

toey的心在那一刻剧烈的跳动起来。

“toey。”他微笑,一双眼睛弯成月亮,“ohm先生,你找我?”

“嗯。”他淡淡的应道,“如果方便,能不能找个地方和你谈一下。”

toey当然没有异议,他正想找个借口将修船剩下的钱还给他呢,可是对方没有留下联系联系方式,如今正好。

两个人就近找了家咖啡厅,ohm贴心的为他摆好了椅子。

“toey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那两张照片。”高高大大的男人抡起拳头揍人时一点都不手软,现在却有点小别扭,“我知道这损害了你的权利,原本我们警方应该出来辟谣的。不过这起走私案牵涉重大,不好公开,所以能不能请你协助我们一下,这件事就这么顺水推舟的过去了。”

他还当什么事呢,toey一口就答应下来:“没问题啊。”他笑嘻嘻的,“说实话,借着这次事件,我还体验了一把当网红的感觉,生意顿时都变好了。”

toey说的是实话,景区管理人员还私下找他谈话,看能不能请他替景区做些宣传什么的。

ohm在沉默的时候给人一种严肃凌厉的感觉,大概是警官当久了而沉淀出来的气质,可toey见识过他在水里扑腾的样子,他一点都没觉得对方神情冷厉。

原来遥不可及的大英雄也会有窘迫害羞的一面。

他轻轻叹息:“其实那照片拍的挺不错的呀。”果然此言一出,ohm就微微红了耳垂,看吧,他的客人先生一被调戏就脸红。

toey憋着笑,装作漫不经心的继续,他似乎有些苦恼:“不过,ohm先生会介意么?网友们把你也拍进去了呢。”

船夫先生的客人先生,船夫先生的白衣少年郎。

ohm正正经经的说:“我没什么关系的。”虽然他眼睛里有浩然正气,但遇上toey望过来的眼睛时,还是悄悄躲闪了一下,羞赧的样子像极了一个邻家大男孩。

哎呀,不能再逗下去了。

ohm在临走前问他:“这几天你没去河上划船么?”

“我又不是水鬼,总不能天天在水上飘着吧?”toey有些调皮的眨眨眼,眼看着ohm又当真了,toey连忙改口,“不是了,是船还在维修,所以我就给自己放了几天假。啊不是,你怎么知道我没去,你去景区找过我?”

ohm含糊其辞,“那修好了没?在哪修的?”

toey心中了然,也不再追问,爽快的报出答案。

出咖啡馆时,toey的脚碰到了桌子腿,幸好ohm及时扶住。toey顺势抱了下他的腰,手下的肌肉一下子绷得紧紧的,toey固然爱调侃人,可从来都不是行动上的巨人。

toey本想说一句“谢谢”,可是抬眼发现ohm正托着腰,表情有些扭曲,他惊讶的的脱口而出:“你腰疼?”
“还好。”

toey沉默了一会,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当时他随手抡起的那一船桨,他忍不住又问:“是被我打的?”

ohm的表情更加扭曲了。

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好青年,拿到杰出军功的大警官,如果就这样一棍子被他打出了腰病,这以后如何是好!
以身相许?

toey被固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张本来就要归还的支票:“这是医疗费。”说完他就很没骨气的落荒而逃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