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船夫先生和客人先生(三)


5、
一周后,toey去取了船。

老板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我都用了最好的材料,你都派人过来监工了,我怎么敢偷工减料。"

咦?

toey立马就想到了ohm,那个沉默又英俊的客人先生,知道船在哪里修的只有他了。他呵呵的笑着,没接老板的话。

开工第一天,toey太低估了网友们的热情,纷至沓来的游客差点要淹了船,最后不得不限制出售船票才罢休。

热心的网友尽力的操心着toey的感情问题,他忙的焦头烂额,还得搜肠刮肚思考如何应付这些问题,撑到下班收场,简直都快要哭了,这生意没法做了。

toey往水里扔了一颗石子,咚的一声,鱼群逃窜似的离开,过一会儿有聚拢过来,好奇嗅一嗅味道,水面起了波澜,恢复平静的时候,水里就倒映出了一个人影。

"ohm?"

toey身心疲惫,疲惫到没心思害怕他若是落下了腰病,要不要自己负责的问题。他坐在岸边,白晃晃的脚丫荡在水里面。

他依旧穿着长衫,青布的衣服刚刚到小腿,露出形状优美的脚踝。

"我刚才都看见了。"

"嗯?"toey不解,回头看ohm,以他坐着的姿势必须将头仰得高高的才能看见他的脸。

"就是那些网友。如果你不介意,我明天叫人来替你吧,撑过这几天,大家又有新的关注点了。"

toey没说,其实刚刚他也看见他了。

他坐在岸边的茶馆里,一壶清茶,整整带了一下午。

toey过去的时候,他看过来,等toey一趟划完了,再返回的时候,他依旧在原来的位置,慢慢的注视着他的船一点点靠近再走远。

如果有人抓拍到,那就回发现那一刻ohm的目光,比之前在网上疯传的照片还要专注几分。

toey知道他不下来的原因,让人看见了照片上的船夫先生和客人先生,场面大概会更加混乱。

就这么应承下来,toey问他:"你的腰好些了没?"

红彤彤的夕阳和ohm的脸不知道哪个更红一些,他点点头:"已经没有大碍了。"

"哦。"那应该不用他负责了吧,toey放宽了心,同时又有点失落。

英俊的客人先生,负责他一辈子好像也不赖啊。

再说了他偷偷仰慕他这么多年,不管怎么看他都不吃亏。当初在上变态的体能课时,toey苦苦挣扎在及格线上,教授感叹学生的质量一年不如一年,想当年某个学生可是满分通过的。

某个学生自然就是ohm。

他是高他三级的学长,是学弟学妹中不可触及的传奇。
toey偷偷的看他一眼,ohm也回看他一眼,被深邃的眼睛一瞧,toey心神一荡,于是晃荡在水里的脚也跟着抽了筋。ohm立马蹲下身,一只手垫在他的腘窝下面,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腋下,长臂一展就将他从水里面抱了出来。

ohm替他揉捏了小腿的肌肉,他不知道如何掌控力道,一不小心就用力了些,白皙的皮肤被揉出了红色的印子。
toey有些委屈的说:"不抽筋了,你轻点。"

ohm立马收回了手,这一次他放轻了力道。所谓的揉捏,于toey感受到的,更像是羽毛掠过皮肤。

"天还冷,以后别下水了。"

"嗯。"

等toey站起来,天色已经晚了,他索性去岸上的酒家舀了一瓢酒到船上,斟满两只陶杯,淇河的夜景,灯火通明,仿佛依旧是千年前的光景。

6、
几杯清酒下肚,toey就有些醉了。他们在船上过了夜。

他躺在榻上,ohm垫了块毯子躺下面,有流水冲过来,船身就晃一晃。toey睁眼望着船顶,不远处传来的呼吸声流畅而均匀,眼睛一点点阖上。

大抵是在船上的缘故,toey睡的很不安稳,半梦半醒间,他似乎听见身边有来回的脚步声,可是酒意未消,他实在睁不开眼睛。

再过了一会儿,砰的一声,惊在寂静的深夜里,toey吓得一下就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原来是那两只用来喝酒的陶杯掉了下来。他望着空空的船舱想了一会,被酒精麻醉的大脑好久才反应过来,不对啊,ohm人呢?

他撩开帘子,刚好就看见ohm跳进了水里。

溅起的水花打在他的脸上,一片沁凉,这下toey的酒总算醒了,他趴在边上喊:"ohm?ohm?"没有人回应。
寂静的水如同寂静的夜,让人人心惶惶。

toey脱掉外衣就要下水,船只晃动了一下,ohm的脑袋从船的另一边钻了出来,他两只手趴在船沿上,"toey,我没事。"脑袋湿漉漉的。

toey跑过去:"你还好吧?"

ohm单手一撑,就跳上了船:"是个小偷,可惜被他跑了。"

toey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不免有些后怕,可是转个身他看见ohm的模样顿时怯意就消散了。刚刚从水里面跳上来的ohm警官,头上挂了一株水草,绿油油的,被朦胧的月色一照似乎有了些绿光,配上那一身正气的面孔,活生生的把toey给逗乐了。

他走到ohm身边,踮起脚尖,把ohm头上的水草拿了下来。

这个时候就该怒斥下ohm警官了,一个人的警觉性过于灵敏也不是件好事,因为他的反射性就把toey给制住了。

toey小小的身体被他的手臂绕了一圈,像是给抱起来了,toey再一抬头,就是ohm的脸,近的几乎就可以碰到他的嘴唇。

ohm被自己给吓到了,连忙放开。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