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久别重逢正年少,眼前人是意中人(二)

久别重逢正年少,眼前人是意中人(二)
3、从前的岁月里住着个赵贵金
赴约那天,陈炳林起了个大早,反反复复试了几套衣服,最终还是穿了白衬衣配牛仔裤,对着镜子认真的抓了抓头发,做了个wink:“我都被自己帅到了!”
张贵鑫并没有陪他去拉面店,而是神神秘秘的带他坐上了去郊区的公交车。
陈炳林一脸懵:“我们这是去哪?”
张贵鑫故意卖着关子:“到了你就知道了。”
结果到了目的地,陈炳林看着自己的衣服惆怅了一会,说了一句:“早知道就不这么穿了。”
他今早晨特意打扮其实是想挽回一下前两次见面时悲催的形象,可他哪知道张贵鑫带他去了采摘园!
此时正是樱桃成熟的季节,大棵的果树上结满了紫红紫红的大樱桃,陈炳林默默地咽了咽口水,真恨不得爬上去摘几个吃。
这时张贵鑫背着从老板那里借来的竹筐走过来,大咧咧的跟他讲:“没关系,我爬树摘果子,你在树下等着我就好。”
陈炳林看着他看了他一会,突然大笑:“爬树是我的强项啊,我长这么大,头一回有人让我在树下等着。”
他话音刚落,张贵鑫的脸瞬间一红,急急忙忙的背过身,瘦长的胳膊握住树干往上爬。
这一片果树的树龄并不长,陈炳林靠着大长腿三两下就爬了上去。陈炳林一只手搭在额间遮阳,一只手摘着樱桃,穆然想起今日赴约的初衷,赶忙对张贵鑫说:“其实那碗面是个误会。”
张贵鑫点头:“我那天只是嗓子有些痛,并不是想浪费粮食。”
陈炳林回道:“我那天脑子有点抽,不是故意抢你的面。”
他们释然一笑,渐渐话多了起来,陈炳林摘了半竹筐樱桃,给老板称了斤两付了钱,带着张贵鑫找了个石凳坐下,把洗好的樱桃摆出了好多形状。
张贵鑫感慨道:“你弄的这么好看。我都不忍心吃了。”
“以前有个朋友爱吃樱桃,非让我给他摆出各种形状才肯吃。时间久了,也不想改了。”
张贵鑫愣了一下,转过头对着陈炳林笑,配上那浅浅的梨涡,这笑容不知有多好看。
陈炳林看着这笑容,最终还是忍不住的问:“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张贵鑫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欣喜,随即又换了眉目,开玩笑的说:“你这是觉得我长得太大众化了么?”
“不是不是,我是想起了某个人。”
从把樱桃摆出各种形状到那香甜的味道卷起舌尖的味蕾,陈炳林的心遍不由自主的晃到了很久以前的童年时光。其实他已经很多年不那么摆了,只是张贵鑫总能让他想起那个记忆深处的小男孩,鬼使神差的摆了出来。
童年里,疯小孩陈炳林爬在高高的樱桃上,欢欢喜喜的吃着,赵贵金就眼巴巴的现在树下,一声一声的喊着:“哥哥,哥哥,给我吃一个嘛!”
虽然陈炳林比赵贵金小,但是各方面都表现得像个哥哥,孩童时期的赵贵金特别爱喊他哥哥,一声声软糯的哥哥,叫的陈炳林甚是舒心,恨不得把所有的好都给他。
下了树的陈炳林,把洗好的樱桃塞给赵贵金,小小的赵贵金坏笑了一下:“哥哥,你把樱桃摆出了好看的形状,我们再吃吧。”陈炳林也不恼,安安静静的摆了起来。
那时候的陈炳林觉得樱桃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水果,现在想起来又觉得有些好笑:天下美味的东西太多,最初怀念的东西,又怎能甜美终老?
“那,你喜欢那个人么?”张贵鑫问。
陈炳林仰起头,望着树荫错落的天空,心里空落落的无法回答。
是喜欢啊,可……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从前的岁月里住着个赵贵金,一直未曾放下,如今的岁月里早已没了他的影子,是……还放下了么。

4、张贵鑫,我喜欢你啊
从采摘园回来后,陈炳林总是会想起张贵鑫。
那种想念,最初只是偶尔钻进他的脑海,后来渐渐的变成一种魔障,融合成一个非常清晰的轮廓,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不肯消停。
这种感觉噬心蚀骨,挠心挠肺,偏偏陈炳林还一副情窦初开的表情,让好兄弟姜超看了分分钟想掐死他。
张贵鑫呢,就像是青春里的一场过云雨,在陈炳林的世界里偶然落下,又无所捕捉般转瞬没了痕迹。
陈炳林在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省后了然:大底是自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张贵鑫,而他却未曾动心。
陈炳林不想坐以待毙,他觉得现在追人的套路太没意思了,思考了一节课后决定“以信传情”。他买了个精致的“日记本”开写他的“情书”。
好兄弟姜超嘲笑他用这么古老的方式,却又一把夺过来想先睹为快,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陈炳林埋头苦想,茶饭不思多日后,只是在本子上写了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在么。
“你这是情书啊,不是社交软件!!”姜超扶额。
陈炳林不以为意的看了他一眼,缓缓说到:“你懂什么,我这叫循序渐进。”
姜超彻底无语,陈炳林淡定的拿过日记本,扭头跑向高三一班。
熬过了漫长的三日,陈炳林终于在下晚自习的时候看到了抱着日记本现在教室门口的张贵鑫。
蓝色的校服罩在白皙的少年身上,月光从走廊外打到了他的脸上,薄薄的一层光线,明灭的刚刚好,陈炳林觉得那一刻,张贵鑫的脸在月光下特别讨人喜欢。
等他翻开日记本,就见张贵鑫用娟秀的字体写了——在呢。
张贵鑫看着他没说话,可陈炳林觉得那清澈的眸子里写满了温柔。
那之后他们天天用日记本聊天,话不知不觉的多了起来。
陈炳林的坐在B楼二楼靠窗的位置,课间的时候,他喜欢抬起头看张贵鑫站在A楼三楼的走廊上和同学闲聊,偶尔有时候张贵鑫会转过脸,陈炳林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就好像他的眼角眉梢都在为他而笑。
渐渐的,陈炳林摸出了张贵鑫每日的生活轨迹。
陈炳林像是变了个人,那些从未出现过的认真与细心姜超都看在眼里,他问道:“你不再等赵贵金了么?”
“关你屁事!”
陈炳林知道遗忘过程有多么艰难,而今他只想勇敢的留住眼前的快乐,再也不要上演错过的戏码。
想来想去,他决定在话剧表演完后表白。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