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鸢尾开过年少时

ohm家旁边有一条小河,每到夏天,河边开满了鸢尾。漫无边际的鸢尾沿着河流向前延伸,像一条紫色的路,ohm家在路的这端,toey家在那端。

“一朵,两朵,三朵……”小时候的ohm喜欢边数着路边的花儿边朝toey家走去,数到第三十七朵的时候,ohm刚好走到toey家楼前,按下门铃轻声问:“ptoey在家么?”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少年,头发还是半干不干的状态,刚沐浴完的toey被淡淡的薄荷气息包裹着,ohm吸了吸鼻子,toey香香的味道由鼻腔逐渐漫延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脸上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丝绯红。他弯下身子,从toey撑着门的手臂下钻进屋子。

“噔,噔,噔……”不一会儿,ohm跑上楼梯,进了toey的房间。这一段路,他闭着眼也不会走错。

视线里是错落有致的照片墙,有令人迷醉的各国风景,有四季里一望无际的天空,有ohm从小到大的笑颜,一张一张,全部出自toey之手,记录着他们的生活。

“ptoey,你一定会成为最棒的摄影家!”ohm沉醉的望着墙上的照片,从不同场景中感受着toey拍摄照片时的欢欣。

ohm回过头时,toey正现在门口傻呆呆的望着他,愣了几秒后才拍了拍脑袋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走上前揉了揉ohm额前的碎发,眼里如有万般星光,无数柔情漫延开来。自始至终,ohm都坚定的相信他会成为真正的摄影家。

ohm认真的看着墙上的照片,toey在一旁偷偷的打量他。不知不觉的他已经高过了自己;他的短发总是顽皮的飞起几簇,可爱极了;他的眼睛大大的,里面装着很美的世界;他的嘴巴浅浅的笑着,平常总是向自己诉说着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每当他亮晶晶的眼睛紧紧望着自己的时候,心里就会溢出暖暖的满足感。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全部刻进了toey心里。

“你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真好!”ohm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指摩挲着墙上的照片。

那是toey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第一个愿望,他希望ohm身体健康;第二个愿望,他希望ohm考上理想的大学;第三个愿望,他就留给了ohm。十六岁的ohm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蛋糕上闪烁的蜡烛,做出了向上帝祷告的手势。

“我希望ptoey可以成为最厉害的摄影师。”

toey透过相机看着十六岁的ohm,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他第一次发现ohm不再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孩子了。在他未曾注意的岁月里,他早已迅速成长。

时光就这样慢悠悠的走过了两年。

回忆戛然而止,“咔嚓”一声,toey又给ohm拍下了一张照片。看着照片上ohm雀跃的神情,toey的嘴角也荡开了弧度。照片定格,他的心也随之落在了男孩身上。

“你会等我回来的,对么?”toey的声音是轻柔的,笃定的。

换做别人,一定不知道toey在说什么,可是ohm知道。长久的陪伴,已经让他们有了十足的默契。很久以前,ohm就听toey说过他会加入北极考察团队,拍摄极地风光,未此年纪轻轻的toey做了多少努力,他是知道的。ohm总期盼这一天可以来的晚一些,而现在,它终于还是来了。

这一次,ohm没有缠着toey不让他走。他说过的,ptoey会成为真正的摄影家。他相信他,所以可以放任他去远方。

牙刷、毛巾、衣服、常用药……很快的,ohm给toey收拾好了行李箱,为他重新设么密码“0037”。

“三十七是你最喜欢的数字么?”toey静静地看着ohm。

“对啊,因为这是我和你的距离。小时候,只要我数到第三十七多鸢尾花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你了。”ohm悄悄昂起头,努力的扬起嘴角,害怕眼泪在下一秒掉落。

toey背过身子不再看他,眼角有泪无声划过。

回去的路上,ohm又一次穿过盛放的鸢尾,一步步离toey更远。

等到下一个夏天来临,ohm已经摆脱了学校的制度的枷锁,无所畏惧的留起了长刘海,他换好衣服,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对toey的思念更多了一层。那个曾经朝夕相处的男孩看见如今的他大抵会惊讶的张大嘴巴。

然而,与他相隔三十七朵鸢尾花的地方看不了一丝光亮。toey离开一个月后便与ohm失去了联系,ohm猜想是极地环境恶劣的缘故,只能每日祈祷他平安。

再开学ohm升了大二,搬去了新校区,他开朗的性格,帅气的外表很快赢得了很多男生女生的关注。

他们一起吃饭,看电影,在车水马龙的城市看五光十色的生活,ohm却感叹这么美的城市,为何夏天时看不到鸢尾。

有人打趣他,toey离开的离开的这段时间说不定已经忘记了他,有了新伴侣。可ohm从来都不信。

冬雪化,春风起,ohm仍旧没有收到任何关于toey的消息。再换上夏装的时候,他已经完全适应了新城市的生活,适应了每天看着照片想念toey。

只是无数个梦里,他还是会反复的想起鸢尾。“一朵,两朵,三朵……”数到三十六朵的时候,他总是会突然惊醒。他说,他好像找不到通往toey的路了。月光轻抚着他的脸庞,他穿着睡衣缩在床铺一角,想起了那一排盛放的鸢尾,想起了照片墙前,有个男孩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极轻的一吻,那是一个标记,从此以后,他的心谁也拿不走。

ohm不再懊恼别人用一种徒劳的眼神观望他的等待。因为toey不曾为别人守着黑夜,抓过无数只萤火虫;不曾为别人排过长长的队伍,只为了买一只冰激凌;更不曾为别人流过眼泪。所有的特别,toey只给过ohm,那是专属于他的温暖,所以,就算他迷了路也没关系,总有一天,toey会出现,给他指引方向。

当主题为《37》的摄影师分享会的邀请函送到ohm面前时,ohm着实被吓了一跳。那通往终点的钥匙,终于有人为他送上。

分享会的开场是大片的白色照片。搏斗的北极熊、断裂的冰川、略带滑稽的雪人……一张张在他眼前呈现开,三十七张,不多不少,组成了鸢尾花的形状。它慢悠悠的开放,紫色的灯光瞬间吞噬全场。

即使没有光亮,ohm也知道,那个在昏暗中出场的男人就是toey。他回来了,以他不曾料想的方式。

toey说他生命里有一个小勇士,陪他献血,陪他在生病时喝难喝的姜茶,陪他去遥远的寺庙拜一尊佛像,虽然当时的ohm只有十六岁,却从未觉得艰难。纵然有万般苦难,他的小勇士总是不离不弃。所以,在他经历雪崩、经历冰裂隙,濒临死亡的时候,只要想着还有他的小勇士等他回来,他就有无穷的力量撑下去。

虽然ohm选了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落座,toey还是一眼就找到了他:他长高了,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帅气,看见自己后眼里的雀跃一如往昔。

toey将他拉上舞台,在无数人面前,在无数摄像机面前,宣誓对他的主权,对他说:“我爱你!”

终于,他穿过一朵朵鸢尾,走向他。

三年的等待终于有了回信,ohm抬手轻抚他的脸,旋即一把扯进怀里,头埋在他的颈窝,泣不成声。

抽抽搭搭的哭泣声中,toey听到了那句:“我也爱你啊!”

对于一辈子而言,三年的时光太过短暂。他对他说起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他为他细细描绘北极风光。

不必为昨夜的泪,弄湿今天的阳光。所以,toey抹掉了ohm因为等待而难过的眼泪,他轻轻的把头靠在ohm肩上,他想,以后的每个日出日落都会有ohm陪着他,他们错过的时光终会慢慢补回。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