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木(四)

陈炳林要为神秘姑娘举报大型生日派对的新闻早就传的沸沸扬扬。

有人说,陈氏终于要办喜事了,那个神秘姑娘势必是到陈炳林藏在背后最重要的人,现在终于见得天日要飞上枝头了。也有人说,陈炳林真真假假花边新闻太多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在玩什么游戏。

去参加派对的当天,张贵鑫选了一套烟灰色西装。既然答应了,他就应该把自己收拾利索,用最好的姿态现在他的面前

换好衣服,张贵鑫无意间瞄了一眼自己的手,他的整个手背都蜕皮了,手指周围也有些红肿。以前林谭光给他推荐过几款手膜,他还不以为然:“贴这玩意不会有效果的,还耽误我做事。”

可是现在,他多希望能有一双葱白的双手,好配这套西装,好在陈炳林视线扫过他的时候,他可以用练习过好几次的姿势,优雅的伸出手跟他打招呼。

张贵鑫到场的时候,已经有专人带他到会客厅,不愧是陈氏的总裁,游轮上的布置就可以看出他的大手笔。

他谁也不认识,有些无措的现在一旁,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哎?那不是网上很火的最帅木匠师么?”“啊,真的哎,终于见到真人了!”“真人比网上的照片好看多了!”

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张贵鑫身上,他有些不习惯这种场面,他母亲早逝,从小除了父亲和一堆木头的陪伴之外,几乎不与外界来往。

就在他想是不是应该马上离开的时候,陈炳林慢慢的在他的视线里清晰起来,他穿着定制的西装,细节处可以看出他精心的打扮,一出现就被围了过去。

他和他们一一碰杯,笑起来时侧脸十分温柔。张贵鑫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等他过来的时候,张贵鑫想和他打招呼,不料却被一个快步走过来的男人抢了先:“陈总了不起啊,网上说张先生很低调,没想到被陈先生捷足先登,看来之前竞标成功的项目接着张先生的东风,一定能大笔入账……”

张贵鑫垂下眼,他知道的,他一早就知道是这样的。他和陈炳林说起来只是萍水相逢,他们之间根本不会有故事的。

陈炳林此刻完全是成功商人的模样,他回那个男人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盯着张贵鑫的:他精心打扮了的样子很好看,但自己却很讨厌他这副模样被周围这些人看在眼里。

“张先生不好请,但我陈炳林要得到的东西……一定会想办法得到的。”陈炳林一字一顿的说。

张贵鑫发现自己真的不该来,陈炳林擅长放着别人的面调侃他,好像他是注定被吃到嘴的猎物,他反感这样的感觉。

一年前嘲笑他不过是想着父亲有钱,她说要证明给他看,一年以后他就以势在必得的姿势告诉所有人:清高如张贵鑫,最后不也是被我征服了?

“也要恭喜张先生啊,攀上了陈总这样的靠山,不论以后作品如何,趁着这个风头也能收获颇丰啊。”

张贵鑫板着脸,盯着陈炳林的眼睛,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我不稀罕陈先生这样的靠山!”说罢,一步一步朝会场走去。

只是没走几步,眼前突然一阵眩晕,他想,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绝对不能给陈炳林留下以后笑话他的把柄。

可是平日里没有休息好,加上身体本身就不太好的缘故,他终于站不住向后倒了下去。身后有人适时扶了他一把:“先生,你还好吧?”

但是那个人很快被陈炳林拉开了,他一把将他搂在怀里,声音焦虑:“你怎么了?”

张贵鑫想推开他,陈炳林却霸道的将他一把抱起,大步朝休息室走去。

到了休息室,陈炳林温柔的将他放在沙发上。他俯下身,额头贴上他的额头,陈炳林抿着嘴唇,就那样看着张贵鑫,看到张贵鑫的脸颊发热,他才说:“你故意的么?”

张贵鑫别过脸:“你才是故意的,你从头到尾都是故意的。”

陈炳林站起来,手指着休息室玻璃台上那套礼盒,口气里满是赞赏:“做工非常精致,我很喜欢,你费心了。”
张贵鑫的眼神冷下来:“希望她也能喜欢……”

陈炳林听了这话又倾下身,他的手臂环过他纤细的腰肢,用略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贵鑫,你今天真的特别好看。你知道么?我不管那个人是谁,只要是我看上的人,我一定不会让给别人。”说完,他就吻上了他的唇。

张贵鑫大脑一片空白,陈炳林近在咫尺,紧紧的拥着他,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最后意识清醒过来,张贵鑫猛的将陈炳林从身上推开,他坐起身子,“陈先生,让人误会了不好。”

“那天那个人是谁?”陈炳林问。

张贵鑫知道他问的是叶幸运,所以他没好气地回他:“他是我爸的学徒,我爸的得意弟子之一。那天他是来帮我……”话还没说完,又被陈炳林封住了嘴,他笑的眉眼弯弯:“怎么不早说?”



“要不怎么说张贵鑫只是看着冷淡不好相处,其实内心就是一只小白兔呢。”很久之后,陈炳林总是这样念叨。

那天的派对一开场,陈炳林就执意牵过张贵鑫的手,他几乎是用怀抱将张贵鑫推到人群中间,张贵鑫拗不过他,只好板着脸,在他耳边咬牙切齿:“陈炳林,你不要再幼稚了,难道还要在众人面前嘲笑我么?”他一直对一年前那件事耿耿于怀。

陈炳林听了他的话,更加用力把他圈外怀里,咬他的耳朵:“可是这件事,如果我现在不做,以后怕真的没机会了。”他承认自己并非是胆小的人,可是在面对张贵鑫的时候,他总是会失去方寸,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

而他也一直和张贵鑫怄气,他甚至每和张贵鑫解释,当初为什么要买下所有的展品,就是因为从他的角度刚好看见张贵鑫转过身偷偷打哈欠的样子,这个举动一下子就碰到了他的内心,他已经很困了,但展品还有那么多,他第一次心疼别人。

张贵鑫从来都不知道这些,就在他被陈炳林的话糊弄的时候,陈炳林已经和大家宣布起来——感谢所有来宾前来参加我母亲的生日会。

陈夫人的生日会?陈炳林看到张贵鑫眼底的疑问,他小声问:“你不会连邀请函都没看吧?”

他疑惑的样子真可爱,陈炳林想起在作品展上第一次见他的样子,他安静的站在父亲身边,让他看一眼就想一辈子呵护他。

后来和朋友们玩闹,天知道他当时有多想亲上他的脸,可是他不敢。张贵鑫这个人让他不忍心亵渎,他不愿意以一个玩笑的名义去满足内心的欲望。

而张贵鑫偏偏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这样陈炳林浑身的斗志都被他激发了。那一年的时间里,他忙着提升自己,只顾了当初那句要证明给他看。

回国的第一时间,他就想找张贵鑫了。可是要用怎样的的姿态现在他面前,他一直没有想到。直到陈夫人指着“最帅木匠师”的帖子说:“这个男孩子长得好精致的,而且他的茶具我也好喜欢,想要一套。”

他看了一眼,笑了,问母亲:“我不但帮你要到他的茶具,也把他带回家怎么样?”

他名正言顺的找了个借口出现,缠着他做茶具,却偏偏不说是送给母亲的。其实从医院出来的那次,他就知道张贵鑫已经对他上心了。

他催他,他生气,他越生气陈炳林心里的把握就越大。
媒体对于他的新宠姑娘,甚至要和那个姑娘合作的信息都是他故意散播出去的,张贵鑫的性格他很清楚,不声势浩大,怎么逼他就范?

陈夫人如愿以偿约张贵鑫喝了茶,对眼前这个人陈夫人喜欢的不得了,她一语双关:“我儿子一直都这么有眼光。”

陈炳林却捧着张贵鑫的手,心疼道:“这阵子不准再碰那堆木头了。”

一年多以前,他被他偷偷打哈欠的动作打动,于是用了最直接的方法结束拍卖,好让他休息,却遭到了他的误解。之后再次见面,每多接触一次他就愈发被他吸引,想去接近他,想换来他对自己的认可

“我可能这一生的勇气都要在今天用完了,张贵鑫,我只想问你,你愿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一辈子去证明,我值得你依靠?”

陈炳林满心期待男孩的答复,听到张贵鑫小声的吐出“我愿意”之后,他俯下身,半跪在张贵鑫脚边,扯过桌子上的纸巾做了个纸戒指,双手奉上:“对不起,没有来得及准备,回头用它换钻戒。”

张贵鑫弯了弯眼角,也扯出了几张纸巾,慢悠悠的做了几个纸戒指,开玩笑,一辈子的事情他怎么能亏,他要多换几个。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