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我比你喜欢我更喜欢你(二)

3、
这个问题没过多久就得到了解答。

大约是有了新戏的缘故,张贵鑫最近很少来这个剧组了。可陈炳林潜移默化中养成的下意识寻找他的的习惯却没有因此而改变,他最近一次见到张贵鑫,还是三天前。

他是带着黑眼圈神情疲惫的出现的,可这一次陈炳林是下意识担心他是不是因为新戏负担太重,要背台词背到很晚没法好好休息。因而在看见张贵鑫坐在摄影棚下精力不济,头开始一点一点往下低,他不由自主的走过去,轻轻拍了下他的肩。

张贵鑫骤然惊醒,就对上了眼前一张放大的让他屏息的脸,他恍惚间以为自己还在做梦,直到他说:“如果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不要逞强,有什么问题就发消息问我,我的账号等会写给你。”

生怕又要给对方添麻烦,张贵鑫想婉拒,最后还是在陈炳林不容拒绝的要慎重点了点头,低声道了谢,心里却悄然涌起一股暖流。

之后张贵鑫果然听话的没有来剧组。

失去他音讯的第五天,陈炳林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提议,可见不到人终究没有他的身体重要。

他刻意按捺下想要见到张贵鑫的欲望,却不料在晚上吃饭时,会有人可以提起。

坐在他身边的男二号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机,眉梢挑起:“我这里有个视频,你应该会感兴趣。”

陈炳林视线探过去,手机里正放着一个庭审视频,而搜索栏中输入的,是排行榜前三的热门话题——#律师舌战渣男#。

视频中原告方的律师一身黑色的西装气势凛然,口齿伶俐条理清晰,一条条罪状数下来直逼的被告方——一个原本还趾高气扬地昂着头不以为意的男人,抬不起头来,一场原本枯燥的离婚诉讼战被他打的堪称精彩。

最后审判结果下来,公众席上不约而同鼓起了掌,而拍摄者在最后把视频画面定个在了那个律师身前的席卡。

上面赫然写着陈炳林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张贵鑫。

之前张贵鑫还在剧组,有一次他给他讲《表演技巧入门》里面的“演自己”时,曾经问过他,在他演过的角色里最喜欢的是哪个。

当时张贵鑫弯着眼睛,笑意盈盈的回道:“我最喜欢的啊,应该是我跑龙套的第一部戏,《燕西里》里面的律师吧。”碎金般的阳光撒进他眼里,熠熠生辉的样子让陈炳林一阵失神。

现在想起来,原来一切都有迹可循。

视频刚播完,男二号又靠过来神秘兮兮的说:“看来我们陈影帝对这位小张同学这么关注,兄弟我呢,帮你打听了一些消息,不知道陈大影帝想不想知道?”

陈炳林一道看似冷实则暗藏锋芒的眼刀杀过去,对方立刻缴械投降地坦白道:“张贵鑫确实是带资进组没有错,不过他这个人吧,还挺奇葩的。别人带资进组是想演个好角色想红,跻身一线挣大钱,他是每次自己花钱只为了买一个小龙套来演演。不过说真的,他当律师还真的挺厉害的。”

别人是演戏赚钱,他是花钱演戏。陈炳林的嘴脸不自觉爬上一抹笑,脑海里浮现出他每次对着摄像机一丝不苟的认真模样,心下却浮起了一丝怅然,如果这个时候能见他一面就好了。

好想……抱抱他。

而此时正火遍网络的张大律师却对这一切毫不知情。耗费他大半个月心神的官司终于有了个好结果,他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补充元气。

自大学毕业后,他当律师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他读高中时,因为无意间看了陈炳林主演的一部电影,便被他在其中精湛的演技所折服,从此对演员这个职业充满了向往,但由于父母的阻拦,不得不放弃,去读了政法大学。后来凭借着出色的能力,在短短三年便成为首屈一指的律师,可他的演员能始终未死,所以在工作之余,常常花钱托人买一个小角色来演,过一把演戏的瘾。

尽管这是买来的,他依旧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大约就是这一片诚心,让他终于遇见开启他演员梦的陈炳林吧。在进去梦乡前,张贵鑫脑海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4、
正睡得天昏地暗,张贵鑫突然感到手机一阵震动,他迷蒙着双眼点开,看到导演说《战国》的杀青宴在三天后的晚上举行。

当张贵鑫穿着一套做工考究的黑色西装到达酒店门口时,虽然不是第一次这样穿但此刻的他还是有些赧然。

不知道陈炳林看见他会有什么反应。张贵鑫默默的想着,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在台阶上,幸好有人扶了一把,有一道他想念许久的声音在身后想起:“当心。”

他转过身,陈炳林正从他后方大步流星的走过来,而扶起他的人确实剧里的男二号。

见他直起身站稳,男二很有绅士风度的松开手,只是依旧被越有越近的人用视线威胁了一遍。

对这一切一无所觉的张贵鑫开口道谢:“谢谢前辈。”诚恳里带着些惶恐。

男二号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扶你吧,某人要吃醋,不扶你吧,摔了某人要心疼。哎,好人真难做。”

他的话张贵鑫好像隐隐约约听懂了些,然而红着脸抬起头看向陈炳林的目光仍然清亮的仿佛有星光闪烁,而陈炳林的神情在对着他时也变得柔和起来。

站在一旁的男二号很快察觉到了自己电灯泡的身份,叹了口气先行进入酒店。

陈炳林看着面前在审判庭上叱咤风云,到了他跟前又一秒变了样子的男孩,心头无比柔软。张贵鑫在不同人面前截然不同的两种属性,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见他落在身侧的两只手时不时的拉衣服的下摆,一副拘谨的模样,陈炳林扬起唇角,声音低沉的问道:“介意跟我一起进场么?”

张贵鑫自然是求之不得。陈炳林手臂搭上他肩的那一刻,他几乎能听见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不光是紧张与激动,还有深深的感激,感激在多年前,对电影里的陈炳林一见钟情,为此一路努力一路前行的自己,也因为这样才能让此刻的他站在他身边。

两人走进会场,即使是一小截路,也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其中就包括一向热衷于八卦的女主。

由于一块拍过几部戏,虽然是女一和男八,却因为有着相同的爱好,俩人已经建立起了坚不可摧的友情。刚一和陈炳林分开,张贵鑫便被她拉了过去,察觉到两人间气场不正常的女主挤眉弄眼的对他揶揄道:“咱们贵鑫跟陈影帝有情况?”

张贵鑫当即否认:“你可别乱说,这话被他听到就不好了,我们就是在门口碰见,聊了几句就一块进来了。”
女主不以为然:“那可不一定哦,我跟他合作过那么多回,可是第一次见他对一个人这么上心。”

一句话霎时搅乱了张贵鑫心中的一池静水。

而在不远处对上张贵鑫视线的陈炳林,朝他扬了扬眉,不出意料的看见他有些慌乱却又带着羞涩的转过脸去,唇畔的笑意加深,几乎要漫延到眼睛里。

此情此景,让正试图上前与不苟言笑的陈炳林搭话的某明星吓了一跳。

杀青宴落幕在夜里十一点,剧组里的人都在保安的护送下出了门,张贵鑫站在路边准备叫车时,有一辆正开着车前灯向这边驶来,稳稳的停在他面前。

他似乎有所察觉的往驾驶座的方向望去,车窗慢慢摇下来,露出了陈炳林帅气的侧脸,在夜灯下更让人觉得温柔的不可思议。

他说:“这里不好打车,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夜黑风高,举办杀青宴的酒店又远离市中心,深夜独行怎么看都不太安全,张贵鑫便从善如流的爬上车后座。只是连着麻烦陈炳林那么多次,难免会有些不好意思,忽然想到什么,他满怀期待的问他:“陈老师喜欢吃橘子么?我爸家里种了几棵橘子树这两天就可以摘了,挺甜的,比外面卖的都好吃,我给你送点……”

陈炳林的回答让他的话戛然而止:“不喜欢。”

张贵鑫咬了咬下嘴唇,垂下头,神情一点点变得落寞。陈炳林看着他丧气的模样,心口有疼惜渗出,不忍心再逗他,轻轻笑了一声说:“我对水果没什么偏好,不过我姐姐和小外甥女都很喜欢吃橘子。”第一次听陈炳林说起自己的家人,张贵鑫将刚才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不禁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可后面的内容却让人有些惋惜。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