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逐光追影(二)


4、
后来ohm才知道,toey是以全国计算机竞赛一等奖得主的身份保送进S大的,难怪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经历了机房事件后,他对toey的好感降到了冰点,也不再拒绝其他人的示好。之后每一节上机课,ohm的身边总围着一群人,像是为了证明什么,ohm得意洋洋的看向toey,对方却带着耳机,对此置若罔闻。

ohm心中有些莫名的烦躁,下课了后他慢吞吞的走向图书馆,手机不断收到各种短信,内容大致都是“我作业写完了,什么时候发给你?”“中午要一块吃饭么?”他将手机放回口袋,心里没有丝毫的开心。

不知不觉间ohm走到了图书馆的自助服务区,他拿出书单准备查找想要的书目,却半天没弄明白如何操作,于是他习惯性的向站在身边的人求助,没想到却看到了一张此刻最不想见到的脸。

“你有靠自己做成功的事情么?”toey朝一旁扬了扬下巴,“使用书名都写在展板上。”

ohm忿忿的别过头,根据提示一步一步做,屏幕中中午挑出了书目所在的位置。

“你的那些跟班呢?”toey冷不丁的问。

ohm不语,只当他是在讽刺自己。

“别人很少会无缘无故的给另一个人当牛做马。”没想到toey却接着说了下去,语调拖得长长的,“他们这样帮你,你知道原因吧?”

ohm“啪”的一声一拍桌面,“你装面瘫耍酷就请敬业些,话那么多干嘛!”

toey随意的耸耸肩,“我只是看你做什么事都要问到处别人,觉得挺无语的。”

ohm没法反驳,感觉像被迎面扇了一巴掌。那天他在图书馆啃了一下午的书,转眼到了晚上,他无视了所有短信自己去餐厅吃饭,在入口处遇到了熟悉的人。

“好久不见。”说话的是高三时帮助过ohm的kvetch,ohm尴尬的应了一声,一时有些局促不知说什么好。

干巴巴的对话持续了几个来回,kvetch移开目光,有些紧张的说,“那个,虽然现在学院不同,有些课还是一样的,高数什么的,xx还是可以继续帮你的……”

愧疚的感觉突然排山倒海般涌上心头,ohm鼓起勇气问:“你高考没发挥好,是不是因为我?”

kvetch高考发挥失常,最终卡上了S大的最低分数线,被调剂进了一个冷门的专业。后来高中聚会时,女生们没少借题发挥,将她的失利怪罪在ohm头上,毕竟那时候她为了帮他补习功课,花费了不少时间。

她们不知道的是,ohm含蓄的拒绝了她的告白,也是在高考前。

“没关系的。”kvetch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我喜欢你,所以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可是我……”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

ohm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toey说过的话猝不及防的回荡在他脑海里。

——他们这样帮你,你知道原因吧。

5、
所有的科目都学的力不从心,被同学疏远,交不到纯粹的朋友……意识到自己处境不妙后,ohm决定洗心革面。他不再上课神游,课余时间大多泡在图书馆里,与数学物理斗智斗勇。没当被难题打得溃不成军时,他都会想起toey那句“你有靠自己做成功的事情么”,男生便一个激灵,甩甩脑袋继续钻研。

偶尔他会觉得背后有冷风吹过,回过头,看见了似乎是碰巧路过的toey。他单肩背着书包,双手插在口袋里,微微俯下身扫了几眼ohm的草稿纸,留下一句话便扬长而去。

“不错,还有救。”

ohm气急,顺手揉了个纸团扔他,没砸中,倒是不少学生向他投来了责备的目光。没想到第二天又遇到了toey,他依旧是不动声色的站在他背后,也不找位置坐下,ohm被看的莫名紧张,转过头愤怒的瞪他,却发现对方正目不斜视的看着他的作业本。

“第1,4,6,9题。”他挑了下眉毛,“你都做错了。”

ohm猛的往前一扑,用胳膊挡住了自己的作业,红着脸结巴的回答:“我……我还没检查呢。赶紧走。”

话音未落,对方果然走了,没过多久,一本摊开的书被放到自己眼前,耳边传来了toey的声音。

“这几道题都是典型的例题,看了你就懂了。”

ohm本想赌气的的回复“拿走!才不要你帮忙!”话到嘴边却缩短成了一句简单的"谢谢"。

他们开始频繁的在图书馆“偶遇”,最初ohm去图书馆,总是随便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下,后来他渐渐固定了位置,学习的时候全程保持着最佳姿势,不敢乱打哈欠乱挠头,生怕让某个“路过”的人看见自己的丑态。

只要身后有风吹草动,ohm便能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握着笔的手止不住的颤动。

期中考试过去一个月后,编程课布置了大作业,占总评的40%。这门课的挂科率向来很高,ohm不敢懈怠,早早便开始动工。没想到在作业截止的前一晚,他才发现自己理解错了一个要求,整个程序需要大改。

对ohm这种菜鸟来说,每改动一行代码,都有可能引发许多错误。ohm在通宵教室里追分逐秒的赶工,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明早晨六点截止期只有不到八小时……

数不清自己尝试了多少次,最后运行出来的结果依然是错的,ohm绝望的快要哭了,满脑子里全是挂科后惨烈的情景。

“你这表情真难看。”

意识到有人拉开椅子坐到了自己旁边,ohm匆忙抹了下眼睛,透过指缝看见对方将电脑挪到面前,骨节分明的手指轻快的在键盘上飞舞,再网上看是男生紧抿的嘴唇直挺的鼻梁,以及因为专注而半垂的眼睑。

“segmentation fault,应该是空指针的问题。”

那些杀死了ohm无数脑细胞,抓掉了数不清的头发,甚至在每晚的梦境里都与他纠缠不休的错误信息,如今被toey以摧枯拉朽之势消灭于视野内,至始至终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ohm看的目瞪口呆,一时间目光难移。

“看清楚了吧,预判可能出现问题的区域,设置断点,逐一运行,很容易发现错误所在。”toey伸手在ohm眼前晃了晃,“别发呆,自己来。”

“我……”ohm缩了下脖子,时间只有五个小时了。

“不会来不及的,有我在。”

最终ohm在截止前五分钟提交了作业,平静下心情后,他忙不迭的道谢,“不好意思啊,害得你通宵了。”

“原本不会花这么久的,可你总是盯着我看,浪费了不少时间。”

见ohm的脸色由红到白不断地变化着,toey双手交握放在脑后,漫不经心的说:"马上就要期末考了,看样子你的基础完全不行啊"

"你接下来是要说'与其白费力气不如早点转专业'吧?"

toey用书拍了下他的脑袋,"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查参考资料或者上网搜,尽力靠自己解决。"他顿了顿,一脸别扭的接着说,"如果这样还没弄明白,那就来问我吧。"

第二天上课时,ohm双手捧着脑袋,若有所思的看着斜前方的toey。他正细细品味着他昨天说的话,toey却在这个时候转过头,四目相对,ohm惊的一抖,手中的笔掉到了地上。他俯下身去捡笔,看到自己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新短信——

"上课再盯着我看,你真的得转转业了。"

相识一个学期后才有了对方的联系方式,七个月后初次一起吃饭,八个月后会在空教室里并肩自习,九个月后许下了下学期做队友的承诺……原以为能够保持着这样缓慢前行的速度越靠越近,结果却……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