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逐光追影(三)


6、
这天Cindy居然破天荒没来抱大腿,ohm正纳闷,是不是因为上次聚会领导明显的不悦让这花瓶学乖了?他想起toey曾阴恻恻的说过,"你难道不觉得从她身上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么?"ohm顿时心里五味杂陈。

如果按照自己当年的习惯发展下去,也难保现在不变成Cindy这样的猪队友。

从茶水间回来的路上可以经过Cindy的办公区,ohm怀着好奇心往她所在的地方望去,却看见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toey坐在了Cindy的旁边,他们俩离得很近,Cindy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靠向了toey,姿势颇为暧昧。ohm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大一时他和toey在通宵教室里奋战的情景,男生温柔的安慰他,"不会来不及的,有我在。"

镜头一转,是上次实习生聚餐时toey和Cindy和谐的相处情景,Cindy向toey摇了摇手机,"是这个名字么?我加你了哦。"

ohm突然觉得鼻子发酸,眼前的画面有些模糊不清,空气中所有浮动的尘埃似乎都在隐隐的喧嚣,他觉得他好像听不到别的什么声音了,除了滚滚袭来的空洞噪音。

曾经有那么段时间,他和他之间只有一步之遥。

那是大一的下班学期,虽然toey依旧喜欢对ohm冷嘲热讽,但他偶尔会伸手揉乱ohm的头发,或者是故意抓着他的手腕不放,他对别人向来冷漠,ohm满心窃喜的以为他是他的特例。

后来的一次程序作业,ohm写的算法出了问题,总是进入死循环。toey入外地参加竞赛,无暇分身,竟破天荒的把自己的代码传给了他,让他照着研究。

没想到学期接近期末,toey和ohm因为涉嫌抄袭被教授叫到办公室。原来是ohm在上传程序作业的时候脑子一昏,居然把toey的那份传了上去,加上两个人的算法又很相同,一时百口莫辩。教授是个很严格的人,认为这是道德问题。作业成绩被判了零分,总评下降,toey失去了年级第一的位置。更严重的是,他曾向教授提出想要跟着他做科研的申请也因此被驳回。

这件事在年级里疯狂传开,ohm因此陷入了深深的愧疚中。toey的手机一直不接,他便去宿舍找他,在门口碰到了他的室友,男生委婉的表示toey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

ohm失魂落魄的往回走,在路上碰到了kvetch,kvetch突然叫住了他,目光中透着不忍。

"ohm,你喜欢toey么?"

"不……我们……"

"那样就好。"kvetch顿了顿,"toey他有女朋友的。"

他们再也没有联系,漫长的暑假过去了,开学以后ohm也一直躲着toey。大二数据结构开课了,每个人都需要去助教那里等记分组名单。ohm想起toey曾说过会和自己一组,但今……他咬了下嘴唇,胡乱的与只见过几次面的男生组了一队。

一周后助教公布分组依旧落单的人,看清名单后,同学们纷纷窃窃私语——

"toey,我没看错吧,大神居然落单了。"

"他之前说已经组好了,怎么回事啊?"

toey慢慢的走到讲台前,站定。他低着头,身影看上去有些寂寥,去同一个被老师要求罚站的少年。愧疚感再次如潮水般拍打着心灵的海岸,ohm手握成拳,下定决心要亲口道歉。

下课后ohm等在门口,toey却无视了他的存在,他与他擦肩而过,没有多看他一眼。

ohm呆呆的站在原地,眼泪掉在地上。

——如果那时候我能自己解决问题,就不会给你带来这样的麻烦。

——如果我足够……

后来ohm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他不再打扮的帅气逼人,他学习的更加拼命,每门课的成绩都扶摇直上,分组作业也升为了组里的顶梁柱,那个只会依赖别人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学霸ohm"。

一年的时光飞逝的平淡无奇,原以为能够渐渐抹去toey在自己心里的位置,不料却买在大二暑假实习的公司再次见到他。

回到了办公桌前,ohm拿出手机,翻到了那个熟稔于心却久未拨打的号码。

"怎么办。"他说,"我还是好喜欢你。"

7、
实习期间,八卦总不能少,有人看到周六toey和Cindy一起在公司加班,戏称Cindy抱上了大腿。ohm听的胸口一窒,曾几何时他也是这类流言蜚语的主角,而如今却成了听众。

听见别人讨论起toey的冷漠,Cindy天天一笑,"没有啊,我觉得toey同学人很好啊。"她的语气像是在强调"我是特殊的哦"。

ohm听不下去了,差点捏爆了手里的酸奶。整整一下午,ohm都心不在焉的,他那无穷的想象力煽风点火,生成一幅幅难以接受的臆想画面,在脑海里刷屏般播放。

——为什么要陪她加班呢,明明一开始完全都不帮我。

——为什么要加她呢,明明一开始完全都不理我。

本以为toey是个对所有人都很冷淡的人,所以自己碰壁时也不至于太难过,反而越挫越勇,而现在看来他甚至是双重标准。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他拼命努力才能一步步接近他,而Cindy居然能够那么轻易的站到他身边。

下班前ohm去打印间扫描材料,迎面遇上正在整理文件的toey。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ohm心里很乱,忍不住开口,"你对我们组的Cindy照顾有加嘛,真难得,看上人家了?"

他极力抑制着自己语调里的颤抖,"一个人心甘情愿帮别人做事,多半是有目的的,这话可是你说的。"

toey慢条斯理的回道:"我也帮过你。"

"什……什么啊。"ohm有些慌,"那时候我们是朋友,而且你对我有没……"

toey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偏过头径直看向ohm的眼睛,"我从来没说过我对你没想法。"

ohm的心跳漏了一拍,"你……你说这种话容易让人误会,不怕女朋友生气么?"

"我没有女朋友。"

那天晚上他们去附近的星巴克聊了会天,原来toey负责的部分需要用到Cindy写的程序,她迟迟交不出货,toey这边也没法有进展,组长索性让他去帮忙看看。而周六他只是回公司拿东西,不知为何却被人看成陪Cindy加班。

ohm不依不饶的问起加好友的事,toey的回答几乎没有逻辑,"因为你一直盯着我看,所以我就给她了。"ohm眨眨眼,一时竟没想出哪里不对。

"ohm。"分别前toey叫住了他,"大一那时候的事我没有怪你。后来误信了一些不好的话,所以……"他低下头,伸出手拉住了ohm的手腕,"对不起。"

ohm摇摇头,他又何尝不是信了kvetch的谎话,只怪自己当时太胆小,不敢问清事实。

8、
隔了几天后的周六,实习生们一起去了以恐怖为主题的游乐场。尽管不是万圣节,但公园里还是充满了惊悚的氛围。这几日Cindy对toey格外积极,众人都看在眼里,纷纷为他们制造机会。一路上Cindy都紧紧黏在toey身边,ohm连个缝都插不进去,看着Cindy笑盈盈的脸,ohm恨不得上去踹她一脚。

还有,toey不是说对我有想法么!好歹拿行动表示一下!

即将走进一块露天的活动区,有人问ohm等会跟谁一块,他瞥了一眼紧跟着toey的Cindy,大声的回答:"我自己!"

可惜他没走几步就怂了,烟雾弥漫的大街上,时不时会冒出几个满脸是血的僵尸,伴随着诡异的音效,ohm双腿有些发软,再一次被人拍肩吓了一跳后,他尖叫出声,突然身体一百八十度大转,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啊。"toey抱着他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没这个胆就别逞强。"

感受着他无比清晰的心跳声,ohm快要无法呼吸。
"其实我挺后悔的,以前我总是提示着你必须学会独立,接触的时间久了,想法也随之改变……"

ohm抬起头,看着他的脸在自己的视野里渐渐放大,一直到他凑近自己的耳边说了句话,呼出的热气似乎要灼伤他的耳朵。

"现在的我,很想被你需要。"

层出不穷的尖叫声还在耳畔回荡,不知何时又会冒出龇牙咧嘴的僵尸,可这些在当下变得一点都不重要,ohm伸出双臂环住他,再也不想松开手。

——你成了我的光,却追逐着我的影,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吧。
                                     —完—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