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时光鉴爱(一)

1、
"欢迎下一位宝主。"

toey戴着一个大大的红宝石戒指从后台走出来,一副摇滚明星的模样,从底下的观众飞吻:"我爱你们,宝贝儿们。"

接着,无视主持人僵硬的神色,神叨叨的讲述自己这枚戒指是哪位公主带过的,说得头头是道,很令人信服。

主持人也被唬住,toey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专家席。ohm坐在那,岿然不动仿佛一座山,眼睛却一直盯着toey。
ohm生气了,眼里火光四射。

toey趁人不注意,冲ohm做了个鬼脸,只一会儿,专家得出结论。宝石为真,年代也合适,价值必定不菲。toey并无得色,依旧笑吟吟的看着ohm。

他还拿着宝石在看,表情认真而专注。

好久好久,他抬起头,静静的看向toey。toey爱极了他那种神色,虽然他说的话不怎么中听:"宝石有一处瑕疵看似是手工切割造成的,可角度太刁钻,是刻意为之。宝石是真的,但年代有误,是现代工艺品。"

全场哗然。众专家拿宝石在一次判定,最后得出了和ohm一样的结论。

ohm定定的看着他,短短半年没见,他好像有点儿变化,又还是从前的他。

toey早知道骗不过ohm,他是来炫技的。半年来,他的手艺大有长进,未回来之前,他已按捺不住跟ohm炫耀的心。

他们俩同出一个派系,ohm正统的一路学过来,一步一步功底扎实,成老古董鉴定专家。而toey怎么赚钱怎么来,宝石经他的手设计加工,莫名便多了商业价值。他手艺极好,惯会故弄玄虚,再加上一个凄美的故事,经他手的东西,不愁卖不出去。

" toey!"

节目刚结束,ohm已经追了出来。ohm脸上带着隐隐的怒气,他镇静持重,不到30岁已经很老成的样子。只要面对他,他的情绪才稍微有些变化。

这半年,toey不辞而别,ohm为找他,飞遍全世界。

toey却故意吊着他,去一个城市,就给他寄一张没有署名的明信片。ohm明知他故意,却紧抓着他给的线索不肯放手。

"我知道多年来,你照顾我不少。可我给你钱了,就算我跑了,又如何?" toey拨弄着手腕上的珠玉,漫不经心地说道。

ohm呼吸未稳,黑沉沉的眸子像是蒙了一层幕布,看不清情绪。好久好久,他才开口:" toey,为什么要走?"

toey笑了,吐了吐舌头:"我不走,难道等你赶我走?"

他眉眼戏谑,眼里忽明忽暗,真假参半。

ohm手心都是汗,嗓口像堵着铅。半年,一百八十多天,他一个人漂泊在不同的城市里。他无法对toey说,他有多担心他,担心到夜夜梦回,仿佛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 ohm,我现在只有你了。"

那是十八岁的toey,眼里氤氲水汽,却如琉璃般干净。
"我永远,都不会赶你走,而且我很怕,你走了,我们就再也没有关系了。"从回忆里抽身而出,ohm在寒风里,说了最苍白的语言。

不知怎么的,他这句话,好似藏着些茫然的惶恐。

可toey的笑意慢慢淡去,像是被人兜头浇了凉水。他何尝不怕,多少年日日夜夜相依为命,最后却落得陌生人的结局。

2、
toey还是回家了,ohm累极,眼睛下面一片青黑,却犹豫着不肯回房。toey心里一窒,艰难的开口认错:"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给你寄明信片,不该故意……"

"不,没有,不是你的错。"他苦笑一下,眼里慢慢渗出一丝难过,"如果,你真的完全不给我消息,那才是残忍。"

toey当时走的决然,留下了一份房产转移文件。只冷冰冰的一句:感谢你照顾我多年。

他站在客厅里没有开灯,可toey却觉得,好像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他冲过去抱住ohm:"我不走了,真的。"

黑暗里,toey好像感觉到了ohm的眼泪。其实他不想离开ohm,可他对toey的爱,和toey对他的爱,不同到令人绝望。

" toey,晚安。" ohm走到卧室门口,又依依不舍的看了toey一眼。

toey走进卧室,看得出ohm天天在打扫,很干净。走到书桌跟前,toey又怔住了。

玻璃底下压着他寄回来的每一张明信片,这半年他去了欧洲的很多小城。他走之前,曾很决绝的说过,他和ohm从此再无关系。toey看到自己寄回来的每张明信片旁,ohm都放着一张他的机票。

心里千百种滋味,toey一时难以消化,ohm有什么错?他只是对他没有爱情罢了。

toey是负气出国的。

从前,toey一直觉得,遇到ohm是他一生最大的运气。直到有一日,单纯的依赖发酵成了爱恋,他才发觉,ohm是他一生最大的劫。

他们的父母,死于一场珠宝鉴赏会。那场鉴赏会,盗贼没破得了安全系统,便爆了炸弹,让在场的人,统统为那些珠宝陪葬。

葬礼上,ohm搂着toey的肩膀,声音低儿坚定:" toey,别怕。"

那时候,toey太弱小了,弱小到他不能对也很害怕的ohm说你也别怕。

从那以后,日日夜夜,他们相互支撑,相依为命。

二十三岁,大学毕业那年,toey喝了酒,趁着酒意强吻ohm。大约是那一晚星光太好,ohm没有推开他。

ohm回吻他,眼里藏着他不曾见过的旖旎情谊,可惜他醉晕过去。第二天,toey满心欢喜的去找ohm,却无意间听到他与别人的谈话。

有人问他和toey是什么关系,他说:"我与toey,自小因为长辈的关系认识。我担心他会接受不了这次的变故,所以一直照顾他。"

他将关系撇的那么清,toey没照镜子,可他知道,他肯定面色苍白。

就在当天,八卦小报告诉他,ohm和一个叫Etam的女人在谈恋爱,这个女人很特殊,钱多到完全可以挥金如土。

于是toey负气出国了,靠设计珠宝吃饭。他有点小聪明,偶尔也做一下工艺品,他还不至于去骗人,但手艺精湛,编个故事给东西加点价是常有的。短短半年,赚了不少钱。

回国的时候,他想的很清楚,他要取好多现金,摔在ohm脸上,然后质问他:"你的风骨呢!"

然而最后,toey只是带着自己做旧的宝石去了鉴宝节目,对,那是他的高仿品,他在向他示威。ohm最恨人作假,他将古董当艺术,眼里容不得沙子。

可ohm那么生气,却不是因为古董,而是因为他担心他。担心他,因为好玩来钱快,自己都上歧途。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