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Kanit

不经常更新,有脑洞时会写,文笔很烂,写不出多么好的故事,图个开心而已,偶尔也会分享歌和图片

时光鉴爱(二)

3、
toey最终去了一个邀请他多次的珠宝公司,朝九晚五上起班。他脑子灵,专业学的不如ohm,却有自己一套生存哲学。他做顾问,那些富太太都爱听他讲。

他顺口胡诌,毫不心虚:"这个珠宝的来历可大了,迪拜那个王储,知道不?就看上这块宝石。做了装饰,还剩下点料,就做了这个小戒指。"

话还没说完,他的眼神已经飘到门口那个修长的身影上。那人一身风衣,抿着双唇,特别干净的样子。

toey呆住了,多看了几眼,客户也好奇起来,朝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啊,那不是最近很火的那个专家,叫什么来着?"说着,又冲toey说,"听说他攀上了Etam,不知道少奋斗多少年。"

果然,toey没看错,Etam从后面走过去,自然着挽着ohm。

隔得很远,toey却还是看到ohm脸上的笑容。小时被烫了一下,他收回目光,问客户:"你认识那位Etam小姐?"

富人圈子就这么大,笑的像母鸡一样的Proi太太露出神秘的眼神:"我还是看着她长大的,挺好的姑娘,有本事又漂亮,可惜找了个吃软饭的。"

toey笑了笑,不置可否。手边的红宝石还是那么鲜亮,他看了几眼,突然就失去了兴趣,整个人都恍惚起来。
那天晚上,他跟ohm说:"今天我看到你和Etam了。"

ohm看了他一眼,神色好像有点儿不自然:"嗯,我和Etam在和你们公司谈生意。"

toey不愿意拐弯抹角,突然问他:"你和她在一起,是因为爱她,还是因为她有钱。"

ohm抬眼,静静地看着他:"有什么区别?你愿意相信是哪个,就是哪个,就像所有人都觉得,我需要借助Etam来成功,我没否认,我现在是得借助她的力量。"

toey盯着ohm,心里很难过,表面上却还很不在乎的说:"要是因为钱,那我努力,有一天我会更有钱,把你抢回来,要是因为爱她……那我,等你不爱她。"

ohm叹了口气,对toey说了不相干的话:"你靠现在的财产,足以衣食无忧,就算靠双手,凭你的能力,赚个几年钱也足够成为人上人。犯不着去想歪路,来钱快的方法都有风险,为什么要着急呢?不去珠宝公司,不去帮着人骗钱,做个质检不好吗?"

"你说的也对。" toey点点头,然而下一刻,他收起了笑容,"我能赚钱的时间很多,可ohm,我等不及要拥有你了,我怕有一天,等我独挡一面,有资格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生命中有另一个重要的人替代了我。"

ohm怔了一下,好久好久才说:"不会。"

不会?不会什么?toey不敢问他,他的不会是他生命里不会出现比他重要的人,还是他永远不会爱他?

4、
Etam和ohm频繁出现在toey公司的时候,他终于开始焦躁不安。

toey这才知道,Etam的公司是要和他们联合办珠宝展。ohm是请来助阵的嘉宾,而他要作为珠宝公司这边的嘉宾出席。

这次珠宝公司的噱头,是经典重现,第一个作品就是一款高仿的鸽子血假山。

toey任务,是将一块鸽子血原石雕刻成那款失传的古董。如今鸽子血价格高成这样,不借助年代,工艺完美的格子石,也价值不菲。

可那款假山,却很特别。虽然toey早已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但在后来的报道上得知,那款假山就是在那场珠宝会上被炸毁的珍品之一。

和Etam合作,toey是千万个不愿意。可这款工艺品,公司却开价极高,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足够toey只多出一款绝世精品。

toey犹豫再三,还是答应了。

然而,ohm但态度却格外坚决:"你不要参与这次珠宝展,一定要你参与你就离开公司。"

toey愣了一下,莫名有点儿生气:"就允许你和Etam天天在我面前秀恩爱,就不允许我做出点事业。"

ohm眉毛蹙起来,轻轻笑了笑:" toey,你真是要气死我,我宁愿你,从来没有踏入这个行业。"

toey心里像扎针一样,突然想到那时爆炸刚发生的时候,她抗拒珠宝古董有关的一切。那件事情的报道太多,她很容易的将珠宝展和父母出事联系在一起。

那场发布会,他们都在后台,他想吃东西,ohm就和他出了会场。然后,他们两个一起目睹了满是火光的天色和燃烧的建筑物。

那时,他伤心至极,ohm告诉他,父母并未离去,他们的声音,他们的思想都在那些冰冷的珠宝容器里。

ohm给他讲藏在每件物品背后的故事和感情。他声音干净如白玉,低沉流畅,莫名安定人心。他慢慢懂了这些东西的意义,明白每个物件上条纹的意义,他也感受到了它们的魅力。

ohm,给了他所有旖旎的梦幻,所以,他以为,他会是他唯一的知己。

而现在,ohm却只一句轻飘飘的"你不懂",便否认了一切。

他笑着说:"好。"

可toey天生倔强,表面上答应了ohm不再参与这件事,心里却燃起了莫名的好胜心。若是ohm不这么强硬,他或许还不见着这么上心,可他既然提了,toey不想输,天天泡在公司为他准备的小阁楼上,好好雕那块石头,想要ohm惊艳,想要ohm承认,经过他的手设计和雕刻,原石会成为艺术。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便是一月。

正好看上两人都休息,ohm心情好,说要带toey爬山。
小时候,ohm总带toey爬山,说研究石头,难免要跑上跑下,锻炼身体很重要。倒是toey长大后,他们就很少来山上了。

ohm的忙碌高一段落,两人打算住一天再回去。toey穿了浴衣光着脚满地跑,ohm看着他,视线莫名变转移到他纤细的脚踝,瞬间的心猿意马,便将他的心拨乱了。

正如toey说的,他很早就不是一个孩子了。他一遍遍告诉自己,ohm对于他,绝无他想。然而从自己二十岁时,在他睡梦中偷吻他时,他乱跳的心脏,早就告诉他,这是个谎言。

" ohm,你在想什么?"

ohm的思绪被打断,抬眼看一脸兴奋的toey,没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在想你。"

toey愣住了,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ohm回神,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轻轻握了握手指,才自然而然的将话带过:"在想你什么时候能听话,让我能够稍稍放心。"

"放心?等我足够强大,然后赶我走吗?"

ohm愣了愣,怔怔地看着他,他笑容清浅,眼神放肆明亮。

" ohm,你舍不得我,对不对?"

ohm徒然心凉,心脏的血液几乎瞬间被抽干。他想说点什么,却不敢开口。toey不懂,很多情绪,与之相伴的,是恐惧。

好久好久,ohm唇角溢出一点苦笑:" toey,我舍不得你,也怕保护不好你。"

toey眼睛一涩,血液撞击着鼓膜。ohm明明发现了,发现他长大要足够撑起一片天,可ohm还是想保护他。

当初的少年挡在他面前,替他档去镜头的骚扰。他声音低沉,对那些一直在挖他们伤口的记者说:"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镜头前的ohm,大抵如冷玉般沉着。只有躲在他身后的他,才能看到,他紧握的拳头。

ohm想保护他的心,恰如他守护ohm的心。可ohm不信任他,他不相信他长大了。

评论(1)

热度(4)